山上的那間廟專門收容那些異於常人的人。

那些人一半是妖怪,身負異能,連外表也有些怪異。待在城裡會遭人歧視。一開始只是為了讓那些人有個容身之所,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接受了半妖的存在,得到認同的半妖也為了接受了自己的人們,發揮自己的異能,守護自己的歸處,其中也有成為土地神的例子。

 

 

記得那是三天前的事。

 

「我一定是遇到山神了!」友人一邊整理著藥草,一邊和友人說著。「不然一定是那間廟裡的妖怪。」

「啊?」幫忙整理著藥草的子夜一愣,「廟……你是說那個故事?」

「唉,從小聽到大的故事你也能想這麼久。」友人無奈一嘆,「明明上個月吉興客棧才從那請人來除鼠精,那間廟的是已經不能用故事來敘述了吧?」

「……是嗎?我只記得上個月客棧鬧鼠患,老鼠藥賣的正好,賺了一筆。」

「唉唉,子夜你記性並不差,為什麼提到妖怪的是總記不住?」

子夜乾笑了幾聲。「大概是我沒興趣吧!」

 

以前對於自己記不住那些怪力亂神的現象一點也不在意,但現在卻希望要是能好好記住就好了。友人在山裡的奇遇,讓他找到的藥材,正是他現在所需要的。

 

 

然後現在,眼前出現了在深山裡不可能出現的少女和小孩。

 

「迷路了嗎?」坐在草地上的少女視線對上他,但眼神有些奇怪,好像是看著他,又好像看著別的東西。

 

一旁的小孩,眼神戒備的盯著他。

 

眼前的兩人,看上去是這麼的平凡,但卻帶給他不可思議的感覺,讓他忍不住向前了幾步。

 

「別過來!」小孩的吼叫讓子夜停下腳步,子夜在村子裡挺受小孩子歡迎的人,在記憶中這是第一次被小孩怒吼。

 

「伍暮!」少女叫了小孩的名字,想要把伍暮拉到身旁,但手撲空了幾次才抓到伍暮。伍暮到了少女身後,眼中的嫌惡才淡了一點。

 

奇異的感覺又增加了一點,「……妳……看不見?」

 

少女微微一笑,「我看的見你。」

 

伍暮一驚:「肆雪姐?那他……」

 

肆雪搖了搖頭「……沒事。」

 

「妳……三天前有為人指路下山嗎?他是我朋友。」比起兩人的奇怪互動,子夜有更在意的事。

 

伍暮快了一步回答:「你說那個冒失鬼阿。」

 

「所以你就是那個山神啊!」疑問得到了解答,但伴隨而來的事更大的疑問。

 

肆雪輕輕的笑了,「我還不是山神。」

 

「但是,妳不是……?我朋友說,他遇到的是個白髮女子。」

 

看見子夜混亂的樣子,肆雪笑了笑:「那你看到的是什麼?我的頭髮是什麼顏色?」

 

「黑色,很純粹的黑色。」

 

「眼睛呢?」

 

「有些淡的褐色。」

 

「那臉上呢?有什麼東西嗎?」

 

「……沒有。」

 

「你為什麼來這裡?」

 

話題一轉,讓子夜一愣。「藥草……我娘生病了,需要藥草。」

 

「……藥草?阿暮,上次你帶那個人採藥?」肆雪問了身後的伍暮,卻沒有回頭。

 

伍暮不介意的回答,「唉,我本來帶他回大道上下山,但那個冒失鬼阿,自己摔下去了。」

 

聽了伍暮的回答,肆雪又問:「在我知道的地方嗎?」

 

「不知道。」

 

「那我跟你去。」說完,緩慢的起身,腳步有些不踏實。

 

 

帶子夜採到藥草,為他指路下山後,伍暮終於安耐不住,「肆雪姐為什麼看的到他?」

 

在伍暮的攙扶下才能行走的肆雪輕輕的笑了,「因為他和我們一樣。」

 

但伍暮並不滿意這樣的答案,「可是你就看不到我們啊!」

 

「不是看不到,是看不清。阿夙和你說過吧!」

 

在鏡子裡,伍暮的外表是孩子的樣貌,有著異色的雙眼,如同鷹一樣銳利的眼睛,右手臂上長有零星的短短的黑色羽毛。

 

但在肆雪眼裡的伍暮比其他人看到的還要嬌小,所以總是抓不出距離感,眼神也沒辦法和伍暮的眼睛相對。

 

在伍暮的眼裡,肆雪的長髮是雪白色,右眼瞼、左手臂、右小腿腹延伸到腳背,覆蓋著銀色的蛇鱗紋路。眼睛也不是褐色,而是如蛇般瞳孔為細長狀亮金色

 

「你說說看,那個人長什麼樣子?」

 

「很普通的人類,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靠近他,但是肆雪姐把我拉到旁邊後又覺得沒那麼討厭了。」

 

聽到伍暮的回答,肆雪的笑意更深了:「但是我看到的不是人類喔,金色的狐狸尾巴和耳朵,連頭髮都是金黃色,雪白的利齒,銳利的眼睛。至少這些都不是人類會有的特徵。」

 

「和我們一樣,那要不要告訴壹閑哥他們?」

 

肆雪搖了搖頭,「他身上強大的妖氣,拒絕讓他和妖怪接觸。就連妖怪站在他面前,他也看不到。」

 

伍暮這才恍然大悟:「所以剛剛肆雪姐用了什麼法術才……」

 

「如果可以,就照那個妖的期望吧,讓他作為人類,一生遠離妖異。」

 

 

 

 

 

 

 

 

 

 

 

 

 

 

 

 

 

 

 

 

 後記:

勉強把考試題目格上的答案默背(?!)出來XD

設定龐大但是要在50分鐘內寫出有頭有尾的文章,結果整個結構超鬆散的

應要提妖人合體的部分所以超混亂的啦,本來想多花時間和感情去描寫他們之間的關係和感情,不過好像還沒辦法XD

不過這是我最近期的作品,能因為考試臨時創造一個新世界也是挺開心的啦ˇˇˇˇ

放到部落格除了備份的功能外,還有希望以此為契機,能繼續寫下去=ˇ=

 

子夜:原本設定叫"陸夜"也是寺廟裡的其中一員

和其他人不一樣,外顯型態是的正常青年,眼睛看不見妖怪一類、具妖氣之物也看不清楚或是看不到,對於妖異之物記不久。

剛到寺廟的時候花了兩個禮拜才沒有在對其他人說"初次見面你好",花了三個月才記住所有人的長相和名字

身上的氣息會讓妖怪主動避開他而不會傷害他

只要他一直和妖怪相處下去,他就能漸漸看見妖怪

為了平衡這極端排斥妖怪的體質努力修練中~

 

爸爸是狐仙,為某地區的土地神,活了很長很長的時間,有過一些有緣、投機的朋友,但因為人類壽命不長,倍感孤寂。最後愛上陸夜之母,有了孩子,不願再看著至親至愛死去,將修為給了孩子(自己入了輪迴),希望孩子能做為一般的人類,用短暫、有限的生命陪著他所愛的人,不要和妖怪接觸,不要體會到不死的孤寂。

 

 

肆雪:

蛇妖和人類混血,外顯型態為白髮,如蛇一般的眼睛,身上有銀色蛇鱗的紋路,整體來說是個美女。

眼睛看不見不具靈氣之物,不過是上萬物皆有靈,只不過是強和弱的差別,所以不是完全看不見,不過她眼睛所見通常都跟外在形體不符,所以完全沒有參考價值。

原本這故事是由她伸手去摸陸夜的狐狸耳朵,結果手在陸夜的頭上揮空的畫面誕生的。白天他和陸夜都看不到對方在一般人眼裡看到的樣子,只有在夢裡,因為不是用眼睛看,所以能看到一般人所見的對方,至於為什麼能在夢裡相見……………大概是某種緣分和法術吧!

因為具強大妖力,加上眾人對他的期待,為成為山神努力修行中~

 

母親為蛇妖,一心為成為山神而修練,意外與肆雪之父相遇、相戀,但肆雪之父意外早逝,傷心欲絕的蛇妖,許了願,不要肆雪也嚐到一樣的痛苦,不要看見、接觸到人類就不會愛上人類、不會經歷生離死別。

 

 

 

伍暮:

完全是靈機一動想出來的配角,因為子夜身上排斥妖怪的妖(仙)氣而討厭靠他太近,鷹和人類混血

 

 

 

寺廟裡為方便管理,大家的名字裡都有數字,為三百年內到寺廟的排序,因為半妖數量並不多,也有一部分是親人隱藏起來所以其實寺廟裡最多的是住持,和別院收養的孤兒。

 

目前想到名子的半妖們:

壹閑:馬,外觀為30歲男人。稱其他人——阿華→阿夙→阿雪→阿暮→阿夜

貳華:山貓,外觀為25歲左右女人。稱其他人——阿閑→阿夙→雪妹妹→暮小弟→阿夜

參夙:狼,外觀為20歲男人。稱其他人——閑哥→華姐→阿雪→小弟→夜兄

肆雪:蛇,外觀為17歲少女。稱其他人——壹閑大哥→貳華姐→阿夙→阿暮→阿夜

伍暮:鷹,外觀為9歲男孩。稱其他人——壹閑哥→貳華姐→(他們感情沒好到叫他的名字)→肆雪姐→夜小弟

陸夜:狐,外觀為19歲青年。稱其他人——閑大哥→阿華姐→夙兄弟→肆雪→暮前輩(被迫)

 

以上,除了陸夜完全是人類的樣子外,其他人都有妖怪的特徵,修行較久的壹閑和貳華能控制外貌的妖怪特徵,讓外表看起來是正常的人類,參夙的妖怪特徵剛好可以用衣服和繃帶蓋住,所以懶的修行這一部份。肆雪覺得這外貌特徵,正好可以讓人感到敬畏,如果他要成為此地守護神,這特徵剛好能用,所以即使他會隱藏也不會去用。伍暮算新人,正在修練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