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驗中的插曲

來到這個房間,帶上手錶後,一直沒說話的,那個比他們早到一步的女孩說話了。

「初次見面,我叫織雪。」織雪說著,手輕輕的在胸前交叉,用柔軟的右手逆時鐘畫了個高過頭的大圈,隨著手擺下,身體也慢慢彎下鞠躬。這個如同舞臺謝幕時的動作,卻是納亞奇族正式的打招呼動作。

突然被那麼正式的對待,小傑一行人一愣。此時織雪已起身,對著愣住的眾人微笑。「一起加油吧!」

「恩!」小傑大力的點了頭,「我是小傑。」雖然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決定用最平常的方式──握手。

織雪大方的回握了那象徵信任的手。

其他人也一一作了簡短的介紹,在下一人到來前,無事可作的他們只好閒聊。

「對了對了,織雪……小姐剛剛的那個動作是什麼?」或許是船上的事件讓小傑對第一次見面的織雪加了禮貌的稱謂。

「嘻嘻!直接叫織雪就行了,那是我們家鄉打招呼的正式禮儀。」織雪開心的回答,「男生和女生動作不一樣,因為很正式通常都是初次見面或特殊狀況才會用喲!」

「是這樣的呀!」小傑像是看到了什麼新奇的東西似的兩眼發亮。

「不過那個像極了舞臺謝幕的動作,妳有練過舞蹈之類的?」雷歐力也加入話題。

「體力方面沒問題吧?」奇犽有些懷疑。

「我以為走到這關就能證明我體力方面是沒問題的,而且我是靠跳舞過活的喲!」織雪愉快的說著,驕傲的拍了拍胸口。

「……這是什麼意思?」那句話好像引起了酷拉皮卡的興趣,讓酷拉皮卡也加入話題。

「什麼什麼意思?」織雪偏了偏頭,「離開家鄉身無分文當然要有能掙錢的技能啊!而且我也喜歡跳舞。」像是在打拍子般揮了揮食指。

「舞者想轉職當獵人?」說出來後覺得違和感更重了……

注意到氣氛織雪轉為苦笑:「有很多原因啦!」用食指輕輕抓了抓自己的臉頰,「不過因為跳舞的關係,第一關非常輕鬆就通過了喔!」

「的確能走到這關實力當然不能小覷。」酷拉皮卡拖著下巴喃喃自語著。

奇犽還未卸下防心更進一步的問:「不過你會配合嗎?如果你刻意搗亂……」

「真失禮呢!」織雪不悅的皺起眉頭,「為什麼我非得這麼做不可呢?」

「算了,就算妳和接下來的那個人有意搗亂,只要我們四個互相配合就沒問題了。」奇犽雙手一攤,若無其事的說著。或許已經把織雪列入可信任的範圍了吧!

但他的說話方式還是讓人火大,「那算什麼?一口咬定我會亂來的說法。」織雪明顯的感受到青筋在太陽穴旁跳動。

接下來雷歐力和小傑勸架的話語沒有一句進到織雪耳裡。

但酷拉皮卡的話倒是聽進去了,「嘛,奇犽的懷疑只是形式上而已。別想太多。」雖然織雪的表情還有些彆扭,但也接受了。畢竟對初次見面的人帶點戒心是應該的,不過這麼露骨的:我不信任妳,讓她有些打擊。

反過來說,奇犽是覺得她沒威脅才那麼直接的把防備的話語掛在嘴邊,如果真的覺得有問題奇犽一定是暗著來……

看氣氛緩和的速度有點慢,雷歐力回到了先前的話題:「織雪你都跳什麼樣的舞?」

被這樣問,織雪用食指指尖抵著下巴,像是要從天花板找答案般將頭抬高,「恩……那算我們家鄉的舞蹈嘛……」她是真的很認真的要從記憶翻出舞蹈名稱,好不容易想到了一個籠統的名稱,將食指依然指向天花板,頭從仰天變成偏頭「自創舞蹈?」

「……就算妳問我也……」對於這樣的答案雷歐力無言了,小傑看到已經靠著牆坐下的酷拉皮卡,「要不妳跳一段,說不定酷拉皮卡會知道。」

「唉?」突然被點到名字的酷拉皮卡猛然抬頭。

織雪帶著僵硬的笑,愣愣的看向酷拉皮卡,「……可以是可以啦……」

「……」空氣凝結的瞬間……

在小傑跟雷歐力腦中閃過:怎麼了?這個問題時酷拉皮卡緩緩的開口,「還是算了吧,接下來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利用時間休息比較要緊。」

「說、說的也是。」織雪擠掉臉上的僵硬感,自然的苦笑著「下次有機會再看吧!」

「下次是……」

「說的也是,這場試驗結束可能就曲終人散,不會在跟她交談了也說不定。」

「嗚哇,又是把我當成搗亂者的發言。」雖然這樣說著但似乎也接受了,一掃剛剛幾乎凍結的氣氛,又回到了閒聊狀態,「真的沒機會的話……我會去街上跳舞的,遇到的話記得要付錢喲!要付錢喲!」帶著單純的笑容若無其事的將非常現實的話語重複兩次。

就這樣閒談在詭異的氣氛下畫上了句點。

在東巴到來之後,迎來了第一個問題──是否要開門?

「從這裡開始嗎?」

「意外的單純呢!」織雪說著,幾乎所有人同時按下圈。如果都是這麼基本的題目的話,根本沒有討論的必要,也沒有內亂的風險。

交叉口,讀完題目後,眾人依舊沒有討論,各自按下自己所想的答案。結果是往右。

「為什麼是右邊?這時候不選左邊的話我會渾身不對勁耶!」雷歐力說著對現實沒有用的抱怨。

「的確,人類再面臨選擇時會下意識選擇左邊。」酷拉皮卡說著,毫無留念的往右邊走。

「我有聽過,好像叫左邊定理之類的吧!」奇犽也很自然的走了。

「知道這種心裡反應考關或許會在左邊設計較難的關卡。」東巴在起步前露出驕傲的表情。

「在某些方面來說選哪邊都一樣吧!不過還是慎重的選了與定理相反的答案。」織雪雙手一攤,「能就這樣決定也不錯吧!」

雷歐力突然有種被屏除在外的感覺:「這麼說你們選哪邊?」

「右邊。」

雖然十分驚險,但還是大家一起通過了賤阱塔。

在飛行船上短暫的休息之後馬上又迎來了下一場試驗。

為了舒適的房間,即使心理不願意還是只能去尋寶了。織雪在殘破的木板上輕巧的移動,瞥見在樂在其中的小傑和奇犽。

同時小傑也看見了織雪,開心的向她揮了揮手。

織雪一邊跳向另一艘廢船的夾板,「海裡面怎麼樣?」

「這裡很多喲!根本就是寶山!」

「真的?那我也下去好了!」說完,織雪望了下四週。

「小傑,那裡更深一點的地方還有!」奇犽指著另一個方向,用著發現新大陸似的口吻說著。

「那我們過去!」小孩子果然喜歡尋寶,這點從小傑那閃閃發亮的眼睛看的出來。「那織雪我們先走囉!」看見被木板遮蔽住身體的織雪伸了一隻手出來揮了揮,他們才遊離那個地方。

脫下鞋和外衣,織雪毫不遲疑,撲通的一聲跳下水。比起尋寶,織雪更專注於享受游泳的快樂。不過還是得好好的交出寶物換房間才行,遊了一會才想起跳下海的目的,掃興的嘆了口氣。

織雪在沉船裡發現不少寶物,上岸,披上乾爽的外衣,帶著寶物走到旅館主人那。

「……不過我還是給你房間。」

遠遠的,聽見旅館主人的聲音,「這是四人房。」

織雪與酷拉皮卡擦身而過,瞥見了酷拉皮卡手上的墜子,打招呼的話語硬生哽在喉嚨,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前面的快一點!」

身後不耐煩的聲音,讓織雪回過神來,慌張的交出寶物換到房間鑰匙。

「四人房嘛……」把玩著手中的房間鑰匙一邊走向房間,聽見浴室裡的水聲,「啊,已經有人到了嗎?」放下了隨身物品,一邊想著是否再去海裡遊個泳,一邊環顧了房間。

另一張雙人床上的那個背包自己並不陌生,但此刻卻沒有任何喜悅產生,像是在逃避什麼,快步的走出房間。

水,不自然的在手掌上空漂浮著,下一個瞬間,啪的一聲,變回了一般人熟悉的水落下,只剩濕淋淋的手掌晾在半空。

她知道他是她一直在尋找的人,也知道他獨自離開的原因,所以才害怕把話說開。

像個孩子一樣的踢著水玩,看著水花染上夕陽的顏色。然後又撲通的一聲直接倒進海裡,一直盤據腦中的畫面是「事件」發生前,兩人玩樂的身影。

因為夕陽角度變換的關係,用右手遮蔽了光線,在腦中出現的是自己哭喊的聲音,和他逃離的身影。

啪!水花飛濺,軍艦的汽笛大聲的鳴叫,正好將糾結的心情壓下。最後還是決定自私。

披著沒弄濕的外衣,水珠還不時的從髮尾滴落,小心翼翼的踩在礁石上。看著她找尋四年的那個人,就在伸手可及之處,卻無法繼續靠近。

「找到你了。」那並不是一聲有精神的呼喚。看著已經可以說是熟悉的背影,那金髮在夕陽的照耀下讓她覺得有些刺眼。

「……織的事情……還記得嗎?」壓抑了許多情感,說出來的話語是那樣的平板、毫無生氣。

「記得。」回應的話語也沒有特別的音韻。

「太好了。」雖然嘴角是上揚的,但語調、眼神卻沒有一絲喜悅。「還以為你會忘記。」悄悄的走近酷拉皮卡,走到能看見他的側臉的位置。

「不可能忘記的。」只要不去思考要忘掉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但那個說著絕對會到自己身邊的哭泣的身影,卻怎樣也忘不掉。

「酷拉皮卡在想什麼?」拉了拉被風吹揚的外衣,「發現是我的時候,想到了什麼?」

酷拉皮卡為了喚起那時的想法,閉上眼「……妳真的來了。」

「真的?不是我身後的那些故事?」說著,不顧酷拉皮卡吃驚的藍眼睛的注視,逕自的抱著自己的雙腿蹲下。「在賤阱塔見到你的時候也一直在想,我是不是不該來到這裡。」

她已經沒辦法再承受任何一個親友消逝的打擊,酷拉皮卡也是這樣吧!所以才那樣離開。肩上的外衣已經被染濕了,「酷拉皮卡根本就不想見到我吧?我的出現造成你的困擾了吧?」痛苦的抱緊自己的雙手微微的顫抖著。

酷拉皮卡看見織雪批在肩上的外衣漸漸下滑,蹲下去伸手將外衣提起。

「但果然還是不想裝做沒看到!」像是豁出去般,織雪眼睛閉的死緊,放聲大喊,「酷一定還在什麼地方活著,這種話根本就不夠!我想親眼看著酷、想跟酷說話、想和酷在一起、想呆在酷身邊!」用右手粗魯的抓著自己的劉海,半掩著崩潰的表情,眼淚沿著手腕、手臂滑落下來。「對不起……」

「所以才跳到海裡的嗎?為了要冷靜下來。」酷拉皮卡幫織雪批好外衣,輕輕的說著。

聽到了酷拉皮卡的聲音中沒有責備,稍微,冷靜了一點:「嗯,但海水似乎不夠冷。」雖然聲音還有點哽咽。

「……沒關係,真的。」

原本止住的淚水,又因為酷拉皮卡的話,而高興的潰堤。

覺得繼續蹲著不太好,而輕柔的將織雪摻起。「妳只是說到做到而已。」

「我行我素的,真對不起呀!」想起剛剛失控說出來的話,織雪臉上泛起了一絲紅霞,帶著點點的鼻音。

「回去吧,會感冒的。」確認織雪站穩了,酷拉皮卡才鬆手,比織雪早踏出一步。

織雪急忙抓住要離去的酷拉皮卡的手,肩上的外衣險些掉下來,「等、酷拉皮卡!」酷拉皮卡因為她的動作而停下來,確定酷拉皮卡會等她說完,織雪緩緩的放開他的手,「我啊、我絕對不會死在酷拉皮卡面前。」

說定了,不會死在你面前……

在心中,默默的念著一遍又一遍。

「我知道。」知道話中的意思,酷拉皮卡泛起溫柔的微笑。「走吧。」

織雪大力的點頭,跟上酷拉皮卡的腳步。



海的廢話:

為什麼會斷在這裡QAQ?

我我我我我可以理解成織雪羞愧的躲起來了嗎?

爆衝織雪真的讓我哭笑不得|||

其實很早之前就打完了,但是一直想加些什麼拖到現在還是什麼都沒加|||

然後連歡樂的後記都擠不出來了orz

織雪好可怕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