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嚕嚕──

腹部傳來不大的聲響,同時伴隨著飢餓感。緹默拉這才想起自己趴在大床上思考,昏暗的天色告訴她,她想了足足一個下午,比鬧鐘還準時的空腹感提醒她晚餐時間到了。

緹默拉爬下大床,門縫透進來的亮光是房內唯一的光源,緹默拉看到那光源被遮蔽,便知道有人來到她房門前。

「大小姐,您睡著了嗎?」是布勞的聲音。

緹默拉打開房門當作回答。

自從傑多和艾依查庫來了之後,晚餐時間,就不在只是只有餐具碰撞的聲音了。

艾依查庫一口氣灌了半杯水,才嚥下塞滿嘴的食物:「大小姐,明天帶我去吧!」

緹默拉偏了偏頭,艾依查庫用拇指指向坐在他斜對面的馬庫斯,「把那傢伙換掉吧!再怎麼說把艾伯跟他放在一起太危險了。」

之前想說取回一些記憶可以降低他對馬庫斯的敵意,看起來是反效果。

「艾伯呢?」緹默拉把頭轉向正慢條斯理切著雞肉的艾伯李斯特。

「和馬庫斯配合沒問題,但我的確比較信任艾依查庫。」說完將剛好一口大的雞肉放入口中。

「……」明明不久之前還對艾依查庫過度保護傾向露出複雜的神情……

聽到艾伯李斯特的回答,艾依查庫開心的差點跳起來,為了能再度合作感到興奮。

看了看快飛起來的艾依查庫,再看了看無視艾依查庫繼續吃著晚餐的艾伯李斯特。

或許是輸給艾依查庫那開心的表情:「……明天……一起去吧……」



軍人習慣淺眠,因此在緹默拉無聲無息的走進房間時,他就醒了。「大小姐。」禮貌性的出聲,以防起身的動作嚇到以為他已熟睡的人偶。

在艾伯李斯特移動到床的一邊,戴上眼鏡、打開小燈時,緹默拉已經爬上那對一個人來說過大的床。

「……睡不著?」緹默拉大半夜走進自己的房間不是第一次了,但記得在這之前的最後一次,緹默拉還是個不懂休息是何物的人偶,只知道她的能量恢復了,但布勞說他還需要睡眠,所以只好輕聲的拉了張椅子,面無表情的坐在床邊等他醒來。

緹默拉點了點頭,「今天的碎片……很……辛苦?」不知道怎麼說才能表達出自己的意思,一邊問著,一邊像是要確認自己說的是否有誤而偏頭。「是、什麼樣的……碎片?跟艾依查庫有關係?」

艾伯李斯特不免懷疑自己的偽裝是不是退步了,生前的青梅竹馬艾依查庫就算了,竟然連緹默拉都看出自己的異樣。「是的,是成為帝國騎士之前的事。」用著嘲笑似的口氣說著,但臉上的表情還是那麼溫柔,輕輕拍了拍人偶擔憂的臉頰,「不是難過的事,只是有些混亂而已。」

緹默拉那遲鈍的觸覺花了一段時間才感受到被輕拍的感覺,拂著被輕拍的臉頰,解讀著那個觸感……和隔著手套的觸感不一樣……

緹默拉移動更靠近艾伯李斯特:「艾伯想要趕快取回記憶嗎?」

對於毫無顧忌靠過來的緹默拉,不知道是習慣了還是不在意,他並沒有慌亂:「不知道。或許想要復活是讓我來到這個世界的引線,但那個執念,似乎不存在這裡。」

不知道為什麼艾伯李斯特看上去有些悲傷,被那悲傷感染,皺眉低下頭,緹默拉想起了庫勒尼西的狀況,第一次堤默拉打算將記憶的碎片交給庫勒尼西,但被拒絕了。「似乎不是什麼有趣的人生呢,光是意識到會取回記憶就覺得莫名的恐懼。就算知道記憶對我來說是必須的,還是……」庫勒尼西恐懼的就連將視線釘在碎片上都有些勉強。所以她對他說:可以了再跟我說。

傾身將頭靠上艾伯李斯特的胸膛,取回記憶這件事對艾伯李斯特是怎樣的一件事?不得不做?還是……

沒有開口,身體自己靠上去了,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像是要讓自己定下神,輕抓著艾伯李斯特的襯衫。

看著胸前那沒有體溫的人偶少女,冰涼的觸感透過白襯衫傳給艾伯李斯特,他沒有把她推開,人偶自己也沒注意到的溫柔,讓他沒有理由推開她。像是將那溫柔接收過來般,環抱了人偶堅硬的身軀,輕撫著人偶柔軟的髮絲,帶著微笑,用著足以讓人溶化的溫柔嗓音,輕聲的……

「謝謝大小姐。」






海の廢話さの2:
其實這篇的靈感來源,是大小姐心疼的蹭艾伯的手XDD
然後因為直覺(?)對其他亡靈產生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反應XD
 人偶夜襲(無誤)亡靈的畫面XD
和溫柔的艾伯ˇˇˇˇ
白襯衫好阿Q//口//Q其實艾伯很瘦的

因為碎片中有一個是靈魂的碎片,所以就已再這裡的戰士們的靈魂只是代表性的一部分,也就是不完全體=ˇ=要復活需要完整的靈魂所以要蒐集碎片=ˇ=
不過對於復活這回是他們到底怎麼想就無從得知了
是說宅邸的床到底多大?是說設定成雙人床,因為人很少所以一人一個房間
人偶到底要多矮才需要用爬的XD?其實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除了"爬"海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詞(是動詞!)不過床很寬,所以用爬的移動並不奇怪吧
狗狗很不狗狗是因為我抓不到他的性格……
這是我不讓他跟艾伯一起出門的報復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