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起那亮黃的碎片,人偶猶豫了會,為了讓意志更為堅定,緊捏著碎片。人偶輕吐了口氣,緩緩的將握著碎片的手伸向艾伯李斯特,用著緩慢的動作將手掌張開。

「……謝謝,大小姐。」艾伯李斯特接過碎片,下一秒碎片化為光融入他的身體裡。取回記憶的衝擊,讓他不自覺的皺眉。似乎不是馬上就能接受那方才收到的片段記憶,反射性的閉緊雙眼,或許是為了把心神專注在記憶整理上吧!

人偶擔憂的捧起艾伯李斯特的右手,湊近自己的臉頰,像是撒嬌般用臉頰輕輕蹭著那雪白的手套,又像在安慰人般,輕輕的捏了捏他的手。

對於人偶這樣的動作艾伯李斯特並沒有吃驚的收回手,人偶擔憂的表情一掃記憶的衝擊的不適感,讓他露出了溫和的微笑。「不用擔心,沒事的。」

溫柔的嗓音並沒有化去人偶的擔憂,聽到他的話,人偶抬起頭看著艾伯李斯特那溫柔的微笑,「真的?」

他點頭作為回應,人偶猶豫了一會才放下他的手。

「那麼,大小姐打算繼續前進嗎?」庫勒尼西靠著樹幹,將手裡那四個指頭寬的書輕輕翻了一頁,眼睛未曾從書上移開。或許那習慣已刻印在靈魂上了吧!即使沒有記憶,身體還是只要一有閒暇就會拿起一本書開始看。就連出門,帶著書也像是條件反射般,連庫勒尼西自己也沒留意到,等有自覺時,那本隨手被帶出門的書,已經利用空檔之虞讀了一半了。

馬庫斯像個雕像般站在一旁,從他到來時,沒有人聽過他說任何一句話。

「回去吧。」



「大小姐回來啦?今天真早。」傑多慵懶的躺在院子的吊床上,遠遠的就看到隊伍回程,在吊床上搖了幾下,翻了下身,利落的跳下,落地。

「傑多,我們回來了。」

「歡迎回來,今天真早呢!」傑多配合著問候。

「恩,有點累。」

艾依查庫從屋內衝出來,「艾伯!你們回來了。」

「阿阿。」看見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神情閃過一絲複雜。

即使掩蓋的很好,但對艾伯李斯特的事特別敏感的艾依查庫來說,那點掩飾是毫無意義的。「艾伯受傷了?」明顯驚慌的語氣,話說出口的同時,他一定也責備了沒有偷偷跟蹤隊伍的自己。

「沒有。」在艾伯李斯特簡短的回答後,庫勒尼西補充了一句:「今天找到碎片了。」那句話足以讓眾人明白狀況。人偶悠悠的開口:「今天,休息。」說完,逕自的走回自己的房間。

艾伯李斯特他們的情感、想法都被遺忘,片段的記憶以既視感的型態存在。只有少數,像是記號般的經歷,足以湊成這個人故事大綱的那些經歷留在靈魂。

就像第一次在野外遇到艾依查庫時,緹默拉看見了艾伯李斯特難得的有些鬆懈的笑容,緹默拉感到有些疑惑的問:「認識?」他也是看上去十分開心的樣子說他們生前是朋友兼盟友。

而後,跟上隊伍的艾依查庫比起被稱為大小姐的人偶,更聽艾伯李斯特的話。

就像艾伯李斯特第一次見到馬庫斯時,身體自動戒備起來,人偶出聲喚他時他才發現,他的手已經拂著槍,準備戰鬥了。馬庫斯也像是習慣這一切,默默的作出應對。就連艾依查庫看到馬庫斯的下一秒也是直接持槍,要不是已經有心理準備的艾伯李斯特出手阻止,他們大概會打起來吧!

礙於命令艾依查庫並沒有找機會把馬庫斯殺了,其實就連他們兩個也不知道為何自己對馬庫斯如此反感。最後也以「在這裡」是同伴這個理由,勉強壓住燥動的心緒。

取回的記憶也是碎片,完全不能理解發生的時段,取回的記憶並沒有伴隨著情感和想法。他們就像在看什麼人的自傳那樣解讀記憶,但在時間和靈魂的碎片取回時,他們對於記憶的認知會被改寫。

對於人偶來說,那天,被稱為緹默拉喚醒的那一刻,就是她記憶的開始。無任何情感的自己、第一次招喚艾伯李斯特到來、第一次渴望情感、第一次嚐出的味道……全部,都那麼清晰,她知道所有記憶的順序,還有當時的情感。所以她沒辦法得知亡靈們的感覺,只知道得到碎片的同時,他們會有踏實感,但偶爾也會露出堅信不已的事物被抹滅的表情,有些時候他們還需要花上好一段時間來調適。

不能明白,但還是知道的,那種感覺不是快樂,也不是悲傷能形容的混亂……

 

 
海の廢話:
咦?這不是短篇嘛=口=?
飆到3千多字只好拆成上下,是說海是第一次把文章拆兩半(大概)
之前飆到四、五千也是一章結束XD
阿阿~短篇真好哪~
如果下一篇想到對這個世界的另一種解讀方法也不用擔心會劇情出入
下一篇的後記來說說這篇的誕生吧XD(←連後記一起拆兩半這個人)
艾伯是紳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