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開場

廢屋中,人的氣息逐漸銷散,最後只剩一份。

冰的長劍化為水滴、化為水氣消散,只有失去了立足點的赤紅摔倒地面,與地上的「夥伴」合為一體。

因為冰而泛紫的手掌,在溫暖的水氣的包附下恢復了該有的色澤。駐立在血泊中的少女,緊握住方才奪人性命的那隻手將它擁在胸前,並不是因為寒冷而是那傷害別人的觸感。

感覺很差……為了自己而不得不傷害別人……

要推說是對方自己不愛惜生命也不是一件難事,但現在她沒那種心情。無聲的落淚,「對不起……」

或許活著就是不停的互相傷害,但因為如此而麻痺情感是最要不得的。

撿起一隅沒受到波及的小盒子,播了電話,「……是,到手了……是,我會盡快回去。」

掛了電話,踏出那沾滿血紅的地區,血的味道已經聞到麻痺了。

電話裡那稱讚的話語——做的好,織雪。

一點……也沒感到開心……

爽快的踢飛染上鮮血的鞋子,沾上血的味道的外衣覆蓋在倒在一旁的人的身上,閃避飛濺出來的鮮血的能力還不夠啊……

平靜的感受不到任何震動,難得使用獵人執照的特權包下了整個高級車廂,大的如同沙發的座椅,柔軟的像張床。

織雪無視這大的可以當床躺的空間,光著腳丫,抱著自己的腿縮在沙發的一角。將臉埋在自己的膝蓋中,擁抱自己,是最令人安心的姿勢。

「你來參加獵人試驗是為了什麼?」

面對這樣的問句,織雪毫不保留的回答:找人

然後會長不改神色說出了犀利的話:「那麼就算拿不到獵人執照也無所謂了?」

「不是。」織雪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這樣毫無防備的說出一切,或許在她內心深處渴望說給什麼人聽吧!

「原本是打算來找人,就算找不到,有獵人執照以後找人也比較方便。」一開始,對於獵人執照只是抱著可有可無的想法。「那是因為我沒考慮到之後的事。」

尼克羅會長順著他的鬍子靜靜的聽。

「今後,他會為了他的目的去爭取執照,然後走他的路。所以我必須拿到執照,才能繼續陪伴他。」亮黃的眼眸如寶石般澄澈散發堅定的光芒。

——想待在他身邊——那是找到酷拉皮卡後,新的願望。

走到洗手間,十分豪爽的把水龍頭開到最大,豪不在意飛濺出來的水珠,粗魯的捧起水往臉上一潑。看著鏡中沾滿水的臉和頭髮,紅髮……

鮮紅、火紅、血紅……

曾經討厭過這鮮豔的髮色,總會讓自己想起那摧毀村子的大火,和那從族人體內不停流逝的鮮血……

忘了兒時被誇獎的話語,忘了自己曾經為了那與母親相同的髮色而高興……

那鮮明的記憶,回想起來既遙遠,又似近在眼前……

織和酷用最快的速度跑回族裡,原因——賽跑。
 
腳力不如男孩的織落後了一點,咬緊牙關、緊閉雙眼,嘗試著再加快速度。
 
碰!!
 
突然和酷撞在一起,織柔柔疼痛的額頭,埋怨的看著酷的背「怎麼突然停下來?」
 
酷像石頭般佇立在原地,沒有回答、沒有反應。
 
織試著要讓楞住的酷轉身手才碰到酷的肩膀,原本被擋住的景色出現在眼前,織也同酷一般的愣住了。
 
突然一陣強風將酷和織捲飛出去,令他們掉到森林深處,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兩人有往回跑。
 
在如此安靜、典雅的山區染上了如此格格不入的血紅……
就像夢一樣,和原本生活沾不上邊的戰鬥就這樣出現在眼前……
 
為什麼?明明出門前和平時一樣,回來的時候會有族人的笑容、親切的打招呼,回到家和家人吃晚餐,聊聊一天發生的趣事,然後在家人的祝福下進入夢鄉。
 
應該要這樣才對啊!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知道就算回去也幫不上忙,但是身體和精神卻帶著他們回到族裡。在一次被風捲進山洞,坍塌的土石壓在兩個孩子的身上。
 
看著族人一個個的滅亡,全身的力氣就像被抽掉似的……從這個血紅的現實中墜入黑暗的噩夢中。
 

 
第一次覺得曙光刺眼,身上的土石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移開了。將視線轉向前方的下一秒就後悔了。
 
滿目瘡痍的部落,真的不想承認這是他的家園。
 
看到酷無力跪倒在一具屍體前,織趕緊到他的身邊。只聽到酷正喃喃的唸著:「沒有了……消失了……最重要的人……全部……」
 
原本以為已經流乾的淚水又回到了眼框中,無法控制的抓住酷那髒兮兮的衣服,跟著跪倒在地,痛苦的將臉埋進酷的背。「嗚……」
 
對於身後傳來的拉力、啜泣聲酷沒有任何反應,血紅的雙眼無聲的、無止盡的留下淚水。
 

 
看著酷離開的背影,漸遠的身影慢慢的被遠方的黑暗吞噬。
 
一定要喊住他,要不然的話……織用盡她全身的力量大喊:「不要走!不要消失!因為、因為酷也是……所以……」
 
因為酷也是最重要的人,所以不要消失……求求你不要消失……
 
「求求你……」

刷──又將清水潑個滿臉。指尖輕觸鏡中的臉頰。

「……不要緊……會見到的、會在見到的……」就是為了再見面,為了能一起行動所以才去做那一點都不討人喜歡的工作。再忍耐一下、在一下就好……離行事曆上畫有花朵的那天——9月1日。還有一個半月……

有點不安,又有些期待那天的到來。


海の廢話:
最近~海出現了低血壓的症狀|||
常常躺在沙發上午睡,一睡又是2~3小時|||然後晚上就會失眠(眼神死)原來人要倒下這麼容易阿(遠目)
打文、看書、寫功課的時間……就這樣被躺掉了|||
海可是考生阿阿阿阿阿阿阿~~~~(爆走)
比序更像序的一章~原本而時回憶那段是沒有的~但是序章那樣,第一章當然要交代一下|||
至於序章為什麼不改,那是因為不管怎麼改都不知道名字、不管改多大一定會滅族……重寫幾次就要殺幾次兩族……海的心累了orz不想在殺下去了(掩面)
就跟篇名一樣~這只是開場XD更加細膩的心思請見番外~
至於本篇問題要參照番外這種顛倒的方式請無視~(喂)
海這次不敢再一時衝動全砍了||||慢、慢慢來吧|||(被不堪回首的記憶籠罩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