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のこたえ

遙遠的令人懷念的景色  溫柔的雪的香氣
在斷斷續續的記憶中 尋找著來時的道路

這裡是一個極其平凡的小鎮,連接著大海與高山的一個小鎮。

「小姐,是觀光客嗎?真稀奇!還是來物色未來的進口商?」

帶著淡淡鹹味的風,或許是天然資源豐富吧!到這裡的商隊並不少,但這而除了景色宜人、食材新鮮外實在是沒什麼特色,所以觀光客並不多。

旅館老闆看著這位獨自前來登記住房的織雪,興味的笑著。

織雪微微扯動嘴角,搖了搖頭,火紅的頭髮輕輕的晃著。

「208號房,上二樓左手邊第五間。伙食方面帶著房間鑰匙到隔壁的餐廳可享七折優待。」

接過鑰匙,織雪拎起了為數不多的行李上樓。

樸素而整齊的房間,窗外正對著熱鬧的街道。放好行李後,沒在房裡多呆一刻,便離開旅店,往餐廳去了。

毫無猶豫的坐在吧台的位置,亮出了房間鑰匙,豪不在意兩旁嘲諷似的笑聲,點了一杯不含酒精的飲料。

「小妹妹走錯地方了吧?」一旁身材魁武的男子,面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挑釁般的語氣。

織雪微微一笑,輕輕點了點頭,就像那人只是對她友好的問候,她只是同樣友好的回應。

「山上,最近有什麼怪事嗎?」織雪轉向吧台內正在調飲料的調酒師,或許這就是她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不顧四周鄙夷的眼光走向吧台的原因吧!

「山上?沒呀,除了四年前窟盧塔族及納亞奇族慘遭滅族以外,就沒有任何事情了,唯一得到的就只有連遺址都找不到這類的情報。」

「是嗎……」

「說起來那座山真的是太詭異了,又不大,我前前後後翻過那麼多次,連走幾步會遇到什麼樹、看見什麼花,連什麼地方動物最多都摸透就是找不到那兩族的遺址!」

一旁已經喝醉了的大叔激動的拍下桌子,桌上的酒瓶、啤酒杯都跳了起來。

「隱密成這樣,真不知道是怎麼滅族的!」

織雪琥珀色的雙眼一沉。

「該不會小妹妹也對那兩族的東西有興趣要去找遺址?」

織雪用一樣的笑容作為回應。

「曾經有一陣子遊客變多,但因為都未有成果,現在那種人也不來啦!」

織雪低頭沉思了一會,嚐了一口飲料,輕皺了下眉頭,「果然還是來一杯麥酒吧!」

旁邊那個一直找機會搭訕的男子,又抓到機會開口「小妹妹原來會喝酒啊!不會是逞強裝大人吧!這裡的麥酒可不是你這種小妹妹嚥的下去的喔!」

旁邊一直窸窸窣窣的聲音爆出了令人嫌惡的笑聲,織雪還是輕笑。

「謝謝這位叔叔的提醒。」接過麥酒,一飲而盡,付了錢,離開餐廳。往山上去了。

雖然現在已經是春天了,但高山上的空氣還是冷的像是隨時會降下霜雪,剛才的麥酒起了作用,空氣再冷,身體還是暖呼呼的。

河水流動的聲音,是兒時最喜歡的聲音。

小時候總喜歡站在河中央那塊平滑的大石頭上嬉戲,水的觸感、水的甘甜……都與記憶中一樣,即使這條河曾經染上血紅,但現在也已恢復成原樣。

人也能像這條河一樣就好了……

閉上眼,彷彿能夠聽到兒時的自己與酷拉皮卡在這裡嬉戲的聲音。

往前、再往前走,通過那到沒人看見的念牆,織雪伸出手,念牆便像簾子一樣被撥開了。

踏進去,是沒人能尋到的兩族的遺址。

原本這道念牆就是為了排除外族而設的防護牆,族人能自由進出,外族人則無法自由出入。唯一被破解的那一次,兩族滅亡。

施術者的念留下來了,或許全族的念都停留在這道牆上了,不會再被破壞了,這道由兩族人一起為了守護而築起的牆。即使是現在的織雪也能感受到那不尋常的波動。

「我回來了。」

太過遙遠而看不到的 小小的燈火
越是祈禱越是失去的東西

兩個孩子盡自己所能將族人們一個個埋葬,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都已經到了極限,兩人躺在毫無生氣的土地上,這裡……本來是族人們交流的廣場啊!

唯一的依靠就只有對方,深山中上百人的體溫、呼吸、心跳……如今只剩下兩份。那是多麼令人感到孤寂的啊!

下山的話或許能找回人類的生氣……但為什麼要下山?找回人類的生氣又是為了什麼?

這裡是她的家,她的家人已沒有生氣,那她為什麼還有心跳?為什麼還會呼吸?為什麼沒有與家人一起?

——為什麼要活下去?

「織……」

輕喚自己的聲音,織雪早已累的兩眼發黑,頓時接受到了一絲光亮。酷拉皮卡漂亮的金髮的光芒……就像太陽一樣……

織雪沒有回答,只是吃力的移動抓住酷拉皮卡的手腕,雖然微弱、雖然慢了一些,但確確實實能感受到脈搏的跳動。織雪無力的笑了。

酷拉皮卡起身轉過頭看向織雪,因為酷拉皮卡的移動而鬆開的手毫無緩衝的摔在地上,半開的眼簾緩緩的闔上。

酷拉皮卡嚇的瞳孔一縮,無法置信的推了推織雪,「織!織!」有些沙啞的聲音,是因為許久未受到水的滋潤。

滿是污泥與血痕的手掌,狼狽的躺在地上的身軀,與不久前一直接觸、搬動的東西重疊在一起──屍體。

不會的!不會的!

顫抖的手放在織雪鼻前,感受那幾乎快要消失不見的氣息,輕觸織雪的臉頰……

看吧!還有氣息、還有幾乎燙人的體溫……

燙人?

確定織雪還有氣息,也只有短暫的鬆了一口氣。使盡身上剩下的力氣,揹著織雪走進資源豐富的森林裡。

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

……託……

黑暗之中,聽見了什麼,那個連自己都聽不清楚的聲音,有著強大的拉力。

「酷?」

睜開琥珀般明亮而清澈的雙眼,昏暗的森林,流水的聲音。

織雪支起身體,是酷拉皮卡帶她來的吧!嘴裡還有漿果的甜味、香味殘留。

不遠處的一篇大葉片上還擺滿了各種果實。

酷呢?

發現應該在身邊的人不在,織雪腦袋頓時卡機,下一秒,聽見水灑落的聲音,然後酷拉皮卡以快到讓人無法反應的速度抱上來。

「太好了……」

像是鬆了口氣的聲音。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很溫暖……織雪頓時明白在那黑暗之中聽見的話語。

酷在這裡、酷還活著、酷是家人、是朋友……酷還在,跟我一樣在這世界上……

一樣的心跳、一樣的體溫、一樣的遭遇……

心情是否一樣?

「酷……不要緊的喲!」有酷在,我不會死的!

酷拉皮卡點了點頭放開織雪,織雪率先微了微笑。

「一定有什麼是我們能做得到的,所以族人們才會我們讓活下來。」酷來皮卡這樣說。

「我要復仇。」

「我不明白。」織雪這樣說。對於復仇這兩字織雪沒有任何好感。雖然她也不知道活下來的意義何在,但族人要她活下去、「酷」要她活著,僅僅這兩份思念就能讓她活下去,即使迷惘。

「我只想和酷在一起。」

但酷拉皮卡卻要獨自走下去。

夜裡,酷拉皮卡無聲息的離開計畫失敗。

「別離開……求求你別走,我怕、我真的很害怕……」失去族人又失去酷的自己怎麼活下去。

她願意再睜開眼是因為酷,失去酷她便不會再奮鬥,但同時她又背負著上百個「活下去」的請求。這樣沉重的思念,一個人怎麼可能扛的起?

酷拉皮卡安慰似的輕拍了拍織雪的臉,因為不停的挖洞、填土指甲裂了,指尖滿是傷痕。

酷拉皮卡以不能失去織的理由,要織留在安全的山上。他只要織「活著」就夠了,即使分開、即使無消息……

因為他沒辦法再承受任何一個「家人」死亡的消息,把織雪丟下,只要記著織一個人活在那安全的山間,就能毫無牽掛的踏上復仇之路。

「我會好好活下去,會好好保護自己!」織雪慌張的抓住酷拉皮卡的手,焦急的淚水留了下來。「所以酷不要把我留在這裡!」

酷拉皮卡水藍的雙眼動搖了。

「我想和酷在一起,即使危險、即使痛苦我也要和酷在一起!我不要獨自一人!嗚……」

不行……

酷拉皮卡甩開織雪的手,吃力的搖頭,眼裡透著恐懼,彷彿看到織雪遭遇危險躺在血泊之中的景象,「不行……」不行……不能讓織遭遇危險。

就像織雪害怕沒有酷拉皮卡的未來,酷拉皮卡也打從心底的恐懼著織的消失。

「我不會留在這裡的!」織雪失控的大喊,「沒有酷在,我不會留下來的!」

酷拉皮卡逃跑了,祈求讓自己的記憶轉變成「成功的丟下織自己離開聖地」,但織的聲音不停的打斷他的祈禱。

「我會去找你!絕對會找到你!當我平安的再見到你的時候,你就沒理由在丟下我!」

是阿……如果能在那未知的世界再見面的話,就表示織已有能力保護自己不受傷害了吧!

「我會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所以……要再見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織雪的聲音回蕩在山中在酷拉皮卡的腦中。

曾幾何時起誓的話語 一如昨日般在心中響起
在跌跌撞撞中前行的記憶是 走過荊棘之路的証明

「伯母,我見到酷拉皮卡了喲!」織雪放下了一朵不大的小花,輕柔的對著刻有名字的石頭說著。

「很驚訝吧!我知道酷的名字囉!因為是我贏了嘛──」不管是兒時的捉迷藏還是那個織雪自說自話的賭局。

「找、到、你、囉!」織雪輕巧的跳到酷拉皮卡面前。看著酷拉皮卡的背,即使早已得到答案……「嘿嘿,是我贏了,酷要先告訴我名字喲!」

一掃沉重的心情,酷拉皮卡輕笑,「酷拉皮卡。」轉過身面對織雪。「你呢?」

織雪笑的更加開心,「織雪。」

最終試驗開始,因為酷拉皮卡獲勝,所以織雪對上了西索。織雪告訴友人們,自己只要試試自己的實力就會收手。

「妳覺得妳能接幾招呢?」西索玩味的說著,同時從手中的撲克牌抽了一張出來一瞥。

織雪心中評估了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態,「十三招吧!」

西索用抽出的撲克牌半掩著自己的嘴角……「全部接下來的話要什麼獎勵嗎?」

「我可不需要什麼情報呀!」早已得知西索要把蜘蛛的情報給酷拉皮卡,織雪帶著自信的笑容說著。

「是嗎?真是可惜。」語畢,馬上射出了剛剛抽出的牌,織雪以最小的動作移動閃躲,撲克牌的一角釘入地板……梅花K……

織雪還沒能拿出武器應戰,向自己襲來的牌有如槍林彈雨。織雪如跳舞一般閃躲。

擺手、旋轉、輕跳、抬腿……順勢取出藏在袖中的銀針打下了幾張牌,抓到難得的空隙將銀針朝西索射出,製造更大的空隙,一把抽出腰包中的長鞭,大力一甩。

全部的撲克牌一次被打下,但也因牌遮蔽了視線,被西索有機可乘,拿著撲克牌功過來了,織雪連忙跳開閃避,手臂還是被劃了一道不深傷痕,長鞭也被破壞了。

「嘖!」拋棄了長鞭,隨即下腰閃避那如刀刃般的牌,藉由後翻的動作朝西索踢了一腳,自己也如願拉開距離。

七招、八招、九招……

驚險的攻防戰,評審們是看的津津有味,酷拉皮卡他們倒是捏了一把冷汗。

不知怎麼的,織雪的身體在一瞬間一僵,而就在那一刻織雪被西索踢飛,雖然及時用手互助要害,也有向後跳作為緩衝,但衝擊力道並沒有減少多少。

織雪盡力維持住平恆,呈現單腳跪姿,「咳咳!」因為衝擊,織雪痛苦的咳起來。

「真可惜,最後一招。」西索說著,把最後一張牌射出。

織雪牙一咬,從腰包中拿出還未出鞘的小刀,做為防護,琥珀般的雙瞳變成橘紅,風聚集到小刀上,撲克牌與刀子接觸的瞬間爆出強大的風壓。織雪又被往後吹了一段距離。

那一場,西索棄權,織雪勝。

本來想用這樣來告訴酷拉皮卡,自己這四年有好好的訓練自己,已擁有保護自己的能力了,但還是被罵了一頓。

為了保護你而被引導到此處
就連悲傷都能斬斷的堅強的心
在這裏存在著哦

留在「家」的時間並不長,織雪離開了被保護著的聖地,離開的那瞬間遇上了一位面目和善的老婆婆。

「婆婆這麼晚了還在山上是迷路了?」

「這道念牆只有特定的人才能通過……」

「念牆?什麼念牆?」織雪知道那裡有結界,也知道那結界在滅族後便的更加堅固。此時的織雪並不懂念。

「我是遺蹟獵人。只是想見識一下貴族的聖地。」

「我不明白。」

那是與她的念力師父認識的經過。

織雪屬於操作系。能夠操縱風、水的密度、型態,只要型態改變水能變成冰刃,風控制得當從天氣嚴熱拿來散熱到把人的頭砍下來都可以做到。

橙緋眼出現時屬於特質系,能將聚集起來的風或水加上自己的氣具現成實質武器,武器附有風和水的屬性,常常會出現敵人無法防範的強大攻擊,但因為過於消耗體力,所以時間不能維持太長,適合一擊必殺,和對付多數敵人的嚇阻作用。

修行結束,師父給她了一張名片,讓她去找工作。那是織雪要求的。

得到了其他人的情報,織雪感激的擁抱師父。織雪好久沒有擁抱過長輩了,只覺得心中被溫暖填滿。

比其他人還要早得到工作,選擇諾斯拉家族是巧合,單純的憑直覺去選擇,決定參加獵人試驗也是直覺,也順利的相遇了啊!

前往諾斯拉家族的路上,織雪好好的正視了自己的心。

吶……酷拉皮卡,就這樣活下去的感覺很溫暖啊,你還想復仇嗎?

曾經織雪也恨過,恨族人為什麼讓自己活下來,「就算只有你也希望你能活著」這種想法是如此自私盲目。希望她活著,有沒有想過她如何面對?希望她活著,有沒有想過她還只是個13歲大的孩子?她那時才剛剛脫離兒童這個名詞,有沒有想過上百人的思念可能會把她逼向絕路?

酷拉皮卡還因仇恨痛苦著吧!

我想和你一起感受這世界的快樂,只要不去想起,怨恨什麼的根本不會存在。

意識到失去家人的這個事實,免不了悲傷,每次夢見那個景象,心也跟著被撕裂。依然害怕著會失去,但對於得到已不會感到不安。

那刻骨銘心的傷不會消失,但至少要讓那傷口不再那麼痛人。

所以織雪再次前往酷拉皮卡的身邊,不管經過幾次挫敗都要留在酷拉皮卡身邊。

假如能實現我最後的一個願望
只希望把唯一的一束光芒傳遞到你身邊……

「站在光與黑暗交界處的我,比起籠罩在黑暗的你更能打敗悲傷……」
「請把悲傷交給我……讓我幫你哭泣……」

「我不會丟下你……所以也請你別離開我……」

只要你還活著,再痛苦我都會陪著你,我會成為你的支柱,所以你也能讓我依靠著你嗎?

這些……傳達到了嗎?

奏響的讚美歌 溫暖的淚水
只要活著 總會感受到

酷拉皮卡一度忘卻的友誼的溫暖並沒有拋棄他。

——既然幻影旅團死了,以後你就可以專心的做自己最想做的事了!一定要快點找到才行,你們族人的眼睛。如果需要我們幫忙的話……

看著小傑他們滑稽的行為,織雪放心的笑了。酷拉皮卡忘了,她可沒忘,織雪一直惦記著那份溫暖,但自己卻沒辦法把名為友誼的溫暖帶給酷拉皮卡,有些不甘。

織雪開心的擁著酷拉皮卡的手臂,笑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讓我助你一臂之力,畢竟窟盧塔族就像我的家人一樣。」

這次酷拉皮卡就沒有不能讓織雪遇到危險這個理由丟下她了。因為織雪已有足夠保護自己的能力。

也沒有目的不一樣而分開的情況。

在暴雨過後,終於能攜手前進。

──不想在和你分開,想法也能不再分歧,這樣便足夠了!

緊擁著沒有陰暗也沒有迷茫的
眼眸的答案 向前走去

海の廢話:
登登登登登~
這是海自己給自己的生日賀文喲~
試著帶入歌曲創作~
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應該不用整首帶入吧!但至少順序要對吧|||
想用的詞很多,要打出與歌詞相關的劇情真的很難orz
很有海的風格的虎頭蛇尾文|||
時間順序是奏迪克家族後開始
中間有兒時回憶,還有織雪VS西索的劇情=ˇ=
後面的歌詞跟友客鑫市波長(?)較符合XD所以就打上去了XD
其實海最喜歡的詞是「為了保護你而被引導到此處 」和「假如能實現我最後的一個願望,只希望把唯一的一束光芒傳遞到你身邊」
但是期望和現實是不一樣的……最喜歡的詞對應的地方好短暫|||

織雪和酷拉皮卡不一樣,織雪恨死去的家人(讓她寂寞的想死又不能死),酷拉皮卡恨奪走一切的蜘蛛,所以酷拉皮卡離開差點讓她瘋掉|||而酷拉皮卡沒能報仇也慌了一段時間……
織雪有好好的感受到周遭人的關心,所以在和酷一同墜入黑暗後有被拉回來,沒有把心封閉,對於自己活下來這件事已經不恨了,這樣的織雪才能擔任療心的角色。
就因為光和暗都嚐過了,所以更想把光帶給酷拉皮卡,也才會為了做不到懊悔。
似乎……本來就是想打出這種感覺?但『傷』的織雪極端需要酷拉皮卡的味道比較濃厚|||這篇的織雪比較像『鑰匙』的時候的織雪,以酷拉皮卡為生活重心,要酷拉皮卡幸福。會生讓酷拉皮卡不快樂的人的氣。比起『傷』時期還要堅強、堅定,心中的排名是酷拉皮卡>一切(包括自己),屬於犧牲型(?)無悔付出的無私角色~

但……這樣的設定好嗎?畢竟是殺親之仇(而且手段兇殘),真的有人能放下仇恨嗎?一定……在內心深處織雪依然恨著蜘蛛吧!

因為這樣的想法,『傷』的矛盾織雪誕生了……遇上酷拉皮卡和幻影旅團已經沒辦法說出「不要復仇」這種話了,想要復仇跟酷拉皮卡快樂兩種想法,順序不再那樣堅定,一下這個勝出、一下那個奪冠,就變的連海都搞不清織雪了|||

打完這篇海才發現海再打『鑰匙』和『傷』的時候心境跟想法的差異有多大,海比較喜歡『鑰匙』的織雪,但考慮到真實性『傷』亂七八糟的織雪就出現了(本來遇到這種事,就算性情扭曲也不奇怪吧!),『鑰匙』的織雪比較單純好寫,所以寫的很快樂。

『傷』的織雪是海感受到、考慮到許許多多的事情後出現的,但海的功力還不到把那些複雜的情緒描寫出來,所以整個很悲劇,鑽牛角尖的寫法很累,不快樂,讀者或許也感受到了吧!就熱情方面『傷』比不上『鑰匙』

海已經做好需要修改『傷』的心理準備了|||(本篇跟外篇有BUG竟然是修本篇?!)不過是這樣讓人感受到溫暖的織雪,修起來也十分安心呀~=ˇ=

雖然還是沒辦法有個完整的收尾,但打完這篇讓自己重視了自己的文章,海覺得很滿足、很踏實、很開心=ˇ=只是有點擔心,織雪這樣的情感……是愛情嗎?OAO或、或許讓酷拉皮卡或織雪有個艷遇(?!)就能明白了吧|||畢竟作者沒經驗,這兩個人目前似乎也沒空戀愛|||

海今年給自己的禮物非常有深度XD

最後停再溫暖治癒的一幕呼應溫暖治癒的使用曲XD

使用曲:神喚拍檔ED──瞳のこたえ(眼眸的答案)

遙遠的令人懷念的景色      溫柔的雪的香氣
在斷斷續續的記憶中      尋找著來時的道路

在素亂的宿命之中
即使近在眼前      也什麼都看不見

太過遙遠而看不到的     小小的燈火
越是祈禱越是失去的東西
能把深沉的黑暗      斬裂的堅強的心
在這裏存在著哦

奏響的讚美歌      溫暖的淚水
只要活著總會感受到 
仰望天空     映入紅色眼眸的是
通向明天的道路
邁出腳步

曾幾何時起誓的話語     一如昨日般在心中響起
在跌跌撞撞中前行的記憶是       走過荊棘之路的証明

接受了回想起的宿命的全部
卻無法相視相握的手

慈愛的祈禱      淺淺的微笑
為了保護你而被引導到此處
就連悲傷都能斬斷的堅強的心
在這裏存在著哦

聯繫著你我的歌聲     明白什麼是愛而流下的眼淚
只要不到生命的盡頭      多少次都能感受到
讓向著天空蔓延的        花兒的翅膀綻放
通向明天的道路
向遠處延伸

假如能實現我最後的一個願望
只希望把唯一的一束光芒傳遞到你身邊

太過遙遠而看不到的      小小的燈火
越是祈禱越是失去的東西
能把深沉的黑暗        斬裂的堅強的心
在這裏存在著哦

奏響的讚美歌        溫暖的淚水
只要活著         總會感受到
緊擁著沒有陰暗也沒有迷茫的
眼眸的答案
向前走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224758191
  • 打表格累了就飄過來看了。ˊˇˋ

    我覺得以歌曲為主軸帶出過去的想法很不錯。
    這篇解釋了很多本篇的細節還有織雪的能力,也更明確的帶出了織雪內心。
    很棒的生日賀文呀~

    然後我又要飄去打表格了......(眼神死)
  • 阿魚辛苦了~
    任性的請阿魚來看真是對不起(_ _)
    這是海打過最喜歡的賀文了XD

    憐海 於 2011/08/27 15: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