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新

「被偷走了呢……」

房間內,妮翁不停的轉著筆——這是她占卜前的動作。

「之前,妮翁小姐占卜時會出現的念獸沒有出現。」

「被偷走就回不來了。」

離開友客鑫市,到了諾斯拉家較鄉間的別墅休憩。

讓諾斯拉家族壯大的法寶已經沒有了。

「現在只能用妮翁小姐的傷勢尚未復原,暫時無法占卜的理由來拖延時間。」

諾斯拉家族大概完蛋了吧!

「怎麼辦?離開諾斯拉家族?」

「再看看吧!如果能幫諾斯拉家族重新站穩腳步,對我們的幫助很大。」

因為友客鑫事件讓諾斯拉家族的地位動搖,有不少人都選擇離開。留下的人大概都像酷拉皮卡打著一樣的算盤。

「占卜是由外界事物的動向和變化向非人的靈體探詢想要知道的事物。通常會出現模稜兩可的答案,讓占者去找出一種合理的解釋。」織雪蓋上了一本四指寬的書,這樣說著。

圍繞在四週的是一疊比一疊高的書,好像輕輕一碰就會垮下來似的。散落一地的資料,應該整齊排滿書的檜木書櫃,只剩下少數因為沒有支柱而左右傾倒的書。

「占卜還有相術、星占、求籤、測字、占夢、占氣等等,啊,還有塔羅牌之類的……」一邊整理著手邊的資料,旋律唸著。

「另外,妮翁小姐有個奇怪的迷信,所以不看自己的占卜。」織雪又拿起了另一本一般人絕對不會想看的書。

既然是靠占卜壯大的,那當然要靠占卜站穩腳步。

「妮翁小姐並不是念能力者,但是天使的自動筆記卻是念的產物。」隨意翻動資料發出啪沙的聲音。

「也就是說妮翁小姐……」酷拉皮卡手支著下巴,他思考時總是這樣子。

「天才……」織雪無力的趴在剛剛打開的書上。

接著是一陣令人不安的沉默。

「如果本身能力不行的話就只能靠占卜工具了吧!」

搶在旋律跟酷拉皮卡之前,織雪先說了這關鍵性的一句話。因為此話一出必定要有人踏上旅途去尋找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占卜工具。那是具有一定風險的事。

「聽我說,教我念力的師父啊,是一位很有見識非常廣的人喔!或許會有辦法。」不給酷拉皮卡思考的機會,逕自的說下去。如果讓酷拉皮卡考慮的話說不定會阻止。

「現在也只有這個方法了。旋律小姐繼續做護衛妮翁小姐的工作,酷拉皮卡就好好安撫老闆。」

「不,一個人的話風險太高了。」

「只是先去打聽情報而已啊,不要緊的。我會保持聯絡的。」

酷拉皮卡正準備再說些什麼,織雪已經認定那零點二秒的遲疑是同意的訊息,說了那就這樣決定了,離開了這幾天以來一直一起生活著的書堆。還用風加快了離去的速度。

被風捲起而在房間內盡情飛舞的資料正緩緩的著路。

酷拉皮卡只能無奈的在原地嘆氣。

旋律調侃似的說了一句:「不阻止嗎?」

酷拉皮卡也只能苦笑,怎麼可能阻止的了啊……更何況她再不想被人左右的情況下爆發力可是十分可怕的。如果她沒有一定的把握是不可能這麼快行動。

風圍繞在身邊,織雪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奔跑。

她並沒有成功的把握,有的只有不可失敗的決心。

不要緊三個字說的好快,好怕猶豫太久就會變成謊言。在持續的奔跑理清了思緒,便會了解絕對不可能「不要緊」,百分之百的占卜工具那會是多少高手想搶奪的東西阿!

心虛似的織雪又加快了腳步。

奧斯諾亞——一個極為普通的小城鎮。普通到只要離開一段時間就會忘記著個地方。

很普通,織雪在一個塔羅牌占卜的攤子停了下來,用凝觀察占卜師占卜時的樣子。

「你接下來可能會面臨重大的考驗。」占卜師這樣說著。

織雪笑笑付了占卜的錢繼續在市場了閒逛。

去奧斯諾亞看看吧!它在以占卜聞名的安烏格瑞的附近。

離開別墅來到這裡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希望不會無功而返。

玩弄著剛買下的拇指大的水晶珠,水晶珠有種奇妙的波動,就是那個波動讓自己買下它的。正打算使用「凝」一探究竟,便失手讓水晶珠落在地上,滾個老遠。

明明就不是下坡,為什麼會停不下來?

追著水晶珠一邊想著剛才的小販說的是真的——引導與守護的護身符。

水晶珠停了下來,或是說被擋了下來,停在一個女人的腳邊。

「阿……」

女人從裝滿食材的紙袋後探出頭來,烏黑的秀髮是髮尾捲起的,如果拉直得話長度應該到大腿吧!

碧亮的雙眼透著笑意。

織雪撿起了水晶珠,「需要幫忙嗎?」

「謝謝,是觀光客嗎?」

在織雪接過其中一個紙袋時,那個女人問著,聲音很成熟,很好聽。

「是的。」織雪回答著一邊想著回到旅館一定要做個小袋子把水晶珠隨身攜帶。「可以請問一些是嗎?呃……」

「我叫未央。」

「我叫雪。」此話一出連織雪自己都嚇到了,自己竟下意識說謊。

「雪?那……小雪,為了感謝你的幫忙,就免費讓你占卜一次吧!」

被稱為雪還真不習慣,如果用織的話……織……不行,還是雪好……

「未央姊是占卜師?」

「不是,我只是個助手。」

那是個不起眼的小木屋,占卜師是個十分年長的婆婆。

見了織雪十分開心,渴望占卜的樣子已到了病態。織雪被震住了。

占卜的資料單上要填的是,姓名、出生年月、占卜事項。

跟妮翁需要的占卜資料多了一項,「幫別人占卜也行嗎?」

「只要資料對就可以了。」

資料上寫的是正確的,「我妹妹。」面對未央好奇的眼神,織雪這樣回答。「她說要找一樣東西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占卜出來的結果大概是說順其自然,便會有收穫。但須自己做決定。

找到就找到還有什麼做不做決定的?

現在的織雪還不知道。

海の廢言:
本來這篇開學就要發了說~
因為打的太潦草所以又經過了一次段考
變成二次段考、丙檢前發|||
連連假都沒有動呢(遠目)
而且只有兩千字|||
"織"是織雪小時候村里的人和酷拉皮卡的稱呼~
長大了變成只願意讓他們這樣叫
不過現在只剩酷拉皮卡了XD
在奇怪的地方鑽牛角尖的織雪=ˇ=←(意義不明的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224758191
  • 哇,海出文了~=ˇ=
    這麼短的時間能打出這麼多字真是不容易呀,我都望塵莫及了。

    海這次是以占卜為主軸,感覺構文花了不少心思呢!
    頗有自己的想法,我想所有要寫友克鑫結束後諾斯拉部分的作者們,都必
    須像這樣仔細想想自己究竟想表達出什麼感覺來。
    這就是大家能夠自由發揮的地方,每個人想的「未來」都不太相同。

    不過這也是有趣的地方,看著許多人建構不同的未來,真的十分有感觸。
    0ˇ0

    看完海的文讓我想到xxxHolic動畫裡面有一集也是有關占卜的。
    個人對那集挺有印象,淡淡的故事情節配上有些神秘的韻味,但那種神祕
    又不是讓人不舒服的神秘,而是有點溫馨。

    個人拙見,覺得海這篇的架構很完整,也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如果後面的
    部分能再放緩些就更完美了。
    放鬆腳步,海也享受下織雪的單獨旅行也不錯?
    或許也能讓她的心境有些許改變也說不定?
    畢竟海前面都是叫緊促的劇情,後面來了慢步調說不定能達到意想不到的
    效果呢!

    以上純粹個人想法,不用太在意。ˊˇˋ
  • 其實我自己也覺得太快了點=3=
    可是不知道怎麼延長QAQ
    不過後面可以慢慢想XD
    反正找到了跟拿到了是不一樣的XDDD

    憐海 於 2011/04/17 1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