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舞蹈

從港邊開始步行一天,那棟與大樹纏繞在一起的屋子。

難得的熱鬧起來,在月亮漸漸被填滿之時。

米特阿姨忙進忙出一下子泡茶,一下子做飯,偶而停下來看看有些傻愣住的我們,嘴上叨唸著為什麼沒提早告知,又一邊高興的說小傑第一次帶這麼多朋友來,總之就是忙的不亦樂乎。

終於,米特阿姨結束了所有的工作,能夠好好的聽我們說話。

剛進門時米特阿姨很快的就叫出我和酷拉皮卡的名字,因為只有我和酷拉皮卡是生面孔,小傑好像很常寫信回家的樣子。

基於禮貌有幾句話要先說的,「臨時決定要在這裡住幾天,造成您的顧擾真是抱歉。」

「沒關係,難得這麼多朋友來,只不過屋子有點小可能要委屈你們擠一下。」

「沒那回事,擠一點感覺比較溫暖。」

我不知道我的笑容帶給他們的感覺是真心的還是客套的,我只知道我笑著。

會變成這個情形是因為我說想聚一聚,然後小傑很開心的說了:那去我家吧!
奇犽很乾脆的同意了,我用我的方法讓酷拉皮卡答應了,目前在上醫大的雷歐力似乎很辛苦的樣子,像是課業跟不上啦或是課業跟不上之類的煩惱,把立志成為醫生的他搞的需要住院,所以這場臨時聚會缺席。

秋祭——水的祭典,與窟盧塔族同慶是最盛大的祭典。

銀幣般圓滿明亮的月光,圍繞著營火的族人們,一起歡笑。豐盛的饗宴,華麗、具有各族特色的表演。

火光照在族人的臉上,歡樂的笑容與歌聲,一切都是這麼美好。即使是高大的像是可以將月亮吞噬的火焰,看起來還是這樣的溫柔。

看著月亮的缺口漸漸被月暈遮蔽住,通常一入夜就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變的明亮了許多,連不習慣黑暗的人們也能看清四周。

結束了一天的冒險,回到了小傑的家。沒有第一天那樣的生疏,平常的交談著,偶而說些傻話,熱鬧的夜晚,最普通的家庭就是這樣。好客的主人待自家孩子的朋友就是這樣吧!很自然的,像是把客人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

鯨魚島的空氣很乾淨,就像故鄉一樣。星星很多、很亮,月亮也……

「……。」

我有聽到聲音,但是只是聽到而已,完全沒有去咀嚼那個聲音的內容的意思,或許是聲音太小,不足以將我的注意引開。

月亮好大好沉重的樣子,小時候曾經看著這樣的夜色想著月亮會不會掉下來呢?

……

「織雪。」

有東西碰了我的肩膀,恩,是手,酷拉皮卡的手。「酷拉皮卡。我在看夜空。」

很顯然他在那站了很久,不然他不會有這種可能會嚇到我的舉動。

「是嗎。」酷拉皮卡坐在我旁邊,也看著讓我陷入回憶裡的夜空。我現在才聽到樓下小傑和奇犽嘻鬧的聲音,很顯然的米特阿姨他們並不討厭這樣的聲音。

小傑說鯨魚島的夜晚很暗,但此時不知道是月光的關係還是我已習慣黑暗,酷拉皮卡的側臉我看的很清楚。

轉圈、擺手、踢腿……

被眾人圍繞的舞台,表演的時候藉由轉身、走位能看清每個人的臉。

酷看的很認真,嘿嘿!我很厲害吧!我也是苦練很久的喔!

表演結束,族裡的伊莎姊姊笑咪咪的摸摸我的頭「小織跳的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害我差一點就衝上去跟你一起跳了呢!小織很喜歡跳舞呢!」

伊莎姊姊只說對一半,我喜歡跳舞,只要跳舞我就會很開心。我喜歡跳舞,因為酷會看著、看的很專心。我喜歡跳舞,因為看我跳舞的人總會說:「看小織跳舞就覺得很開心,好像壞心情被趕走了一樣。」

「怎麼了?」

啊……被發現我盯著他看了……

「沒事。」我敷衍的嘿嘿的笑了,我並不是要敷衍他喔!只是回答說:「沒事,單純的盯者你看而已。」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感覺到風從我們兩個的空隙穿過,微妙的距離……明明就好近好近,卻還是擁有空隙。

酷拉皮卡好像沒心情看夜空,為什麼?

樓下傳來米特阿姨的聲音,應該是小傑跟奇犽玩的太過火了吧。

我縮短了我們的距離,「酷拉皮卡心情不是很好。」我盯著酷拉皮卡水藍的眼睛說著。

「你不也是一樣?」

酷拉皮卡的回答讓我內心一震,是呢……

「明明是我說要來的,明明大家都那麼溫柔,明明屋裡是那麼溫暖……」溫柔笑著的長輩、充滿母親味道的料理、朋友的呼喚……全部都是我想體驗的,全部都那麼溫暖,溫暖到……令人想哭。

「對不起呢……酷拉皮卡,我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失落感。」

我往酷拉皮卡的肩上靠,酷拉皮卡的衣服被風吹的有些涼,正好能讓我清醒一點。

「沒關係。」

月還不夠圓,這趟旅途也沒有圓滿的跡象,這種時候都會想「除非奇蹟出現」吧!但是,奇蹟這東西是自己創造的吧!

樓下這次傳來的是呼喚我和酷拉皮卡的聲音,是時候休息了。明天還有很多要做的事呢!

今早是個有趣的早晨,一向保持禮貌端莊的酷拉皮卡,打破了小傑家的杯子,還忘了說抱歉……

今早,我覺得我充滿幹勁,然後大膽的跟米特阿姨競爭做早餐的工作,導致全員早起早餓,一邊喝茶充飢一邊等著我們協調好,將早餐準備好。

對話內容大概是這樣的——

「不行不行!怎麼能讓客人動手呢?」

「沒關係啦!是我自己想做的。做飯又不是什麼麻煩事。」

「因為不麻煩所以我做就行了。」

因為周旋了很久而且小傑他們已經起床,在餐桌前看好戲看了一段時間了,米特阿姨已經不管我要再說什麼就開始清洗材料。

我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阻止了米特阿姨的動作「可是機會難得,我想弄些什麼給酷拉皮卡吃。」

在他們眼中的我應該是露出那種百分百戀愛中少女的眼神,加上台詞有些羞人,原本只是想試試而準備好的台詞,讓我的臉很爭氣的泛紅。

那是個有趣的早晨,一向保持禮貌端莊的酷拉皮卡,打破了小傑家的杯子,還忘了說抱歉。

奇犽口中的茶水通通回到了杯中,似乎是嗆到了的猛咳,咳嗽聲中有滿滿的笑意,不知道他是在笑我的理由還是酷拉皮卡微妙、僵硬的表情。

連神經大條的小傑都愣住了。

小傑的奶奶原本有些擔心的往我和米特阿姨爭吵的發生點——廚房看,現在倒像在看好戲似的,微笑依舊。

大概是沒想到會聽到這種台詞吧……

不過我是真的很想做些什麼給酷拉皮卡吃。如果酷拉皮卡覺得困擾的話我會很傷心,酷拉皮卡的表情很複雜,複雜到我看不出他是高興還是為難,我想他心裡一定就像表情一樣複雜,甚至有些混亂……說不定是很混亂,混亂到讓他沒辦法整理表情。

今早,大概是我第一次爲酷拉皮卡做早餐吧!

鯨魚島的森林很美,森林裡有很多特別的動物,讓我沒有回到故鄉的錯覺,這樣很好,尤其是在這裡玩的很開心,能夠強烈的感受到在小傑故鄉的森林,和朋友們玩的很開心的這個事實。

酷拉皮卡看起來很開心,對了!這才是我想要的。

但是在一次回到小傑的家中,即使失落感沒那麼強了但果然還是……

今晚不知道為什麼集結了很多不認識的大人們,在小傑家前升起了營火,有人抱著樂器圍繞著營火演奏、唱歌。

米特阿姨跟其中一群大人中有說有笑的,幾張不大的圓木桌擺著不知道名子的酒和下酒菜。

完全沒有共通點的椅子,很顯然是自備的,月亮很圓,不再是因為光暈帶來的假象,而是它真的被填滿了。

火光、夜空、歌聲、笑聲……讓我的心激動了起來。

小傑說滿月的時候都會有這樣的聚會,是雜貨店最賺錢的一天。

我扯了扯酷拉皮卡的衣袖,看著酷拉皮卡的眼睛大概在發光吧!

我想跳舞,這樣的氣氛……我想跳舞。

我們小孩子組混近了大人堆裡,飲料當然是果汁。

他們的歌和音樂跟族裡的差很多,多到我沒辦法將我熟悉的舞步套入。

好多不知道名子的大人過來和我們搭話,在族裡不會有什麼不認識的大人。那些人好有趣,有辦法讓我們笑開。小傑的奶奶在一旁告訴我每首歌的歌名。

「我想跳舞。」我這樣說著,移動道教寬廣的地方,「啊,剛剛那首月歌可以在演奏一次嗎?」

他們發出了驚嘆,接受了我的請求。

曾經問過酷我跳的舞怎麼樣,回答是:嗯,很厲害。

也問過喜不喜歡看我跳舞,回答是有些僵硬的點頭說著:嗯。

但問到為什麼,回答只有苦惱的抱頭皺眉。

「那孩子跳的真好,人在做自己喜歡的事總會變的閃閃發亮。」一位大嬸這樣對酷拉皮卡說。

「是的。」

「原來織雪喜歡跳舞啊……第一次看到,閃閃發亮的織雪。」小傑表情就像發現新大陸般的驚喜。

「嗯,第一次看到「織雪」跳舞。」

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在第二次安可表演結束,織雪回到了小孩組的「地盤」,「怎麼樣?很久沒跳了呢!」織雪拉了拉酷拉皮卡的衣袖。

「閃閃發亮,像是能把黑暗趕走般,讓人看了心情很好,所以才喜歡。」

「我喜歡跳舞,酷拉皮卡喜歡,酷拉皮卡看了心情會變好,這些讓我更加喜歡跳舞。」


海の廢話:
不要問我為什麼把疑似失敗作貼上來
其實我的疑似失敗作的意思比較偏不知道算不算成功orz
本來是要丟到台論參加中秋賀文競賽
不過因為字數爆表加上他整個變成織雪戀愛故事所以還是不要丟到台論好了(目)
這篇穿插了回憶跟現實
又從織雪第一人稱跳到第三人稱
是非常詭異的一篇(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