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晴空

纖細的手停留在潔白的毛巾上方,隱約能看見細小的水珠匯集,沾濕毛巾。

織雪完美的控制了空氣中的水氣,將手縮回,沒有任何一滴殘留在手上。

一天了……織雪重複這樣的動作已經一天了。

酷拉皮卡的燒沒有退的跡象,織雪略顯的空洞的雙眼,眨也不眨,也不知道眼前的事物是不是真的有進到她的眼裡,只是盯著酷拉皮卡蒼白的臉。

「今天燒在沒退就去請醫生吧!」

「不行,旅團的人可能在到處找他。」

「不過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那個孩子也快不行了吧!」仙派指了指織雪。

事實是如此,雷歐力也沒辦法說什麼,連嘆氣的力氣都沒了。殘破的牆壁,只能作為隔間的參考,這樣的環境也不適合養病。

「酷拉皮卡怎麼樣?」

問這句是多餘的,織雪搖了搖頭。

原來她還聽的到啊!

旋律與雷歐力互看一眼,兩人無奈的走出"房間"仙派還站在那裡。

「織雪不要緊吧!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卻一滴淚都沒流。」

「恩,她現在很像認為自己做錯事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孩子。」

「照你這麼比喻的話,只要像個孩子般哭出來然後老實道歉就沒事了吧!」雷歐力很快的反應。

「第三者看來是這樣的,但是對當事者來說這是很困難的。」

垂下眼瞼,順其自然?還是必須拉她一把?這又是另一個困難的課題。

「為什麼不哭呢?」

好令人熟悉的問題,織雪曾經問過一樣的問題……

織雪搖了搖頭,「我沒有資格。」因為哭出來便會輕鬆許多,所以不可以。

「為什麼?」令人不解的回答,從心跳來判定織雪認為這是真實,認為她想的是對的。

「我已經逃掉一次了……只想自己輕鬆是不可以的。」不知道是第幾次將酷拉皮卡額上的毛巾取下,用念把水氣匯集沾濕毛巾,讓因為酷拉皮卡的體溫而變暖的毛巾再度回到清涼的狀態,放回酷拉皮卡的額頭上。

「我一直……依賴著酷拉皮卡,只想著要過的快樂。」緊握著拳頭,很快就因為體力的關係而放鬆下來,微微的顫抖著。

「說什麼幫他哭,根本就只是為了讓自己好過。」痛苦的皺起眉頭,織雪是真的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厭惡。

旋律聽的出來,織雪心中自我厭惡的聲音,一點一點增強。

「如果是這樣那就要好好道歉才行。」

織雪搖搖頭,最近織雪最常做的動作就是搖頭。因為酷拉皮卡很溫柔,如果因為這樣去道歉的話,他一定會很困擾的。她知道的有時候道歉的話語會成為沉重的石塊,為了讓自己輕鬆將石塊壓在他人身上這種事,她是不會這麼做的況且對方是她最喜歡的酷拉皮卡。

「我什麼都沒辦法為他做……」輕輕拭去酷拉皮卡臉上的汗珠,默默的收回手。

小時後玩累了、體力透支的時候酷拉皮卡都會背她回家,即使兒時男女的力量差異並不大,就算是逞強酷拉皮卡也會把她送回家。

「但是我什麼都沒辦法為他做……」

「怎麼會呢?」旋律的聲音參雜著一點笑意。「你不是好好的再照顧酷拉皮卡嗎?妳並不是什麼都辦的到的人阿。妳沒發現妳已經用盡全部的力量去做妳能做事了嗎?」

「酷,坐再那邊看我跳舞好嗎?」

——對不起我睡著了。

「沒關係的呀!因為酷很累了。」

——謝謝。

「妳做了很多,那些並不是理所當然。」

「旋律小姐……」淚水盈滿了眼框隨時都會溢出來。「不夠,還不夠啊!」做的還不夠多……

「那也只有酷拉皮卡才知道不是嗎?」

淚水滑落,在臉上留下一道淚痕。

還來不及露出感謝的笑容,一直陷入昏迷的酷拉皮卡有了動靜。

但並不是令人放心的反應,「酷拉皮卡?」被遺忘的淚珠滑過臉頰,滴落。

酷拉皮卡的眼睛轉呀轉的,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織雪胡亂擦了擦淚水,因為眼淚阻礙了視線。還未碰觸到酷拉皮卡的手就被有些痛人的力道抓住了。

織雪一驚,酷拉皮卡的眼球還是不穩定的轉著。這樣的反應是在害怕著什麼嗎?

不明白,只是瞎猜。只知道這樣的狀態不太好,但要怎麼做?

「為什麼哭了?」好不容易水藍的眼眸才穩定下來,注視著織雪。

原本只是站在門邊,因為酷拉皮卡的動作而踏入隔間的雷歐力暗叫不好。

感受到慢慢加重的力道,織雪有些猶豫,疼痛讓她腦筋頓時失去思考能力。「酷拉皮卡……」用無事的左手輕輕處碰酷拉皮卡慘白的臉頰,右手被抓的有些麻了,「不是酷拉皮卡的錯啊。」是自己太自私,太貪心的關係。「發現了很多事,為了要開心才哭的。」

「現在的時間呢?拍賣會呢?妮翁小姐的狀況呢?」

酷拉皮卡的臉有些冰冷,但額頭卻是讓人不安的高溫。「酷拉皮卡很聰明、很可靠,所以我才會一直依賴著酷拉皮卡,但是,酷拉皮卡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會有累了、病了的時候。就這個時候,我希望酷拉皮卡能依賴我一下。」

織雪用左手時起了掉落的毛巾,發動念時,酷拉皮卡像是要阻止她,緊抓不放的手力道又加重些。右手不受控制的一顫,劇痛讓織雪的動作變的有些遲緩,擦掉了酷拉皮卡臉上滲出的汗水。水藍色的眼眸在冰涼的毛巾碰觸到他的臉頰時瞪大,像是觸動了什麼機關,清淡的藍變成搶眼的紅。

織雪像是沒看見般繼續說了下去:「酷拉皮卡現在在發燒,休息一下吧!拍賣會也好妮翁小姐也好,我有辦法處理的。」

織雪跪的直挺挺的,用單手擁抱住酷拉皮卡,讓他靠著她的肩膀。「我沒問題的,酷拉皮卡好好休息就夠了。」

紅緩緩的退去,「不想看見酷拉皮卡這麼辛苦的樣子,酷拉皮卡再休息一下吧!」

緊抓的手慢慢放鬆,像是被催眠般,緩緩閉上眼,癱軟了下來。

雷歐力走向前,讓酷拉皮卡躺回去。順便問織雪被緊抓的手的狀態。

因為血液循環恢復,發麻的手指一顫一顫的,又是搖頭,但已不是無力悲傷的樣子。「沒事。謝謝你旋律小姐。」

會轉過頭像旋律道謝是因為剛剛旋律吹奏了讓人心情放鬆的曲子。

「妳也可以去休息了吧!」

織雪笑了,好像很久沒笑了。淡淡的,帶點疲倦的笑容,「我想陪酷拉皮卡。」

「那就在這休息吧!」旋律提議。

但怎麼可能有辦法安心的休息呢?

就在織雪快支撐不住沉重的眼皮,視線漸漸模糊。酷拉皮卡又再次起身,迫使織雪瞪大雙眼。

這次酷拉皮卡的眼睛並沒有不穩定的亂轉,像是沒有情緒起伏,面無表情。

「酷拉皮卡?」

大概是聽到了聲音,知道身邊有人。酷拉皮卡問了一句:現在的時間?

聽到跟之前一樣的問句,織雪不由得皺起眉頭。這次她照實情回答。

酷拉皮卡站了起來,還沒意識到他要做什麼,酷拉皮卡就搖搖晃晃的走向門口。織雪趕緊拉住酷拉皮卡。「拍賣會怎麼樣了?」

一邊想著如果告訴他會不會好轉,一邊為自己沒去追蹤而暗叫不好。

「酷拉皮卡休息吧!你現在還在發燒啊!」焦急的喊著,但聲音無法用大聲來形容,而是有些軟弱,悶悶的出不來的樣子。

不知道是沒力氣還是織雪的挽留讓酷拉皮卡停了下來,俯視半跪的織雪。「為什麼弄成這樣?」

聽到他這樣問,弄得織雪有些緊張。疲憊的臉色,原本讓人第一眼就會覺得明亮的黃眸現在看起來有些黯淡。因為心事而忽略掉進食,沾水不多的嘴唇顯的有些乾燥。一直沒注意到,織雪的臉色並沒有比酷拉皮卡好到哪去。

「我、我忘了……」沒有說謊的習慣,只能慌張的說出實情。「不要緊、不要緊的啊!我也會好好休息。酷拉皮卡也休息好嗎?」有些手忙腳亂的要將酷拉皮卡扶回鋪好的蓆子上。

但酷拉皮卡似乎沒有躺下的打算,弄得織雪更焦急了。為了不讓織雪繼續用念收集水氣,而去取水的雷歐力正好回來了。放下剛買來的散熱貼布和五箱的礦泉水,臉色也不是很好,那是因為心情的關係。

織雪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酷拉皮卡縮在角落不願回蓆子上躺下休息的狀況。拉著酷拉皮卡的衣袖,看著沒有情緒起伏的藍眸。「好、好。」盡可能的猜測酷拉皮卡的想法,盡可能的讓他滿意,「我休息、休息。」說著,側身抵在牆上,往酷拉皮卡的方向慢慢倒去,抱著酷拉皮卡的手臂。如果不是酷拉皮卡起身,早就閉上的黃眸,被沉重的眼皮遮蔽住。喃喃的念著:休息。聲音漸漸消失。

雷歐力又盯了好一陣子,直到酷拉皮卡也闔上眼,才將散熱貼布貼到酷拉皮卡的額頭上。好像看不下去似的,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便把這裡交給旋律,隨便找個理由離開。

偶爾酷拉皮卡會睜開眼睛,水藍的眼眸反應著織雪鮮紅的頭髮,接著雙眼會轉為比織雪的頭髮更加鮮豔的火紅。

偶爾織雪會抬頭看酷拉皮卡的狀況,換過散熱貼布,如果剛好與酷拉皮卡四目相交,她會看著、等著酷拉皮卡眼中的紅消退或是再度閉上眼。

偶爾旋律會遞水給織雪,吹奏令人舒服的曲子。

偶爾、偶爾、偶爾……只是偶爾,因為大部分的時間是兩人沉睡,其他人看著等著他們恢復,除了等待沒有別的方法。

總覺得很久沒有感受到陽光的溫暖,很久沒感到天藍。

今天是個令人開心的日子,因為酷拉皮卡清醒了,而且意識也十分清楚。

為此織雪嘿嘿嘿的傻笑了一陣子,帶著有些虛的步伐出去買吃的。雖然眾人反對過但似乎是阻止不了,旋律和雷歐力只好陪著他去了。

酷拉皮卡則是留下來跟小傑聊天,奇犽則是在更早以前進入閉關狀態。

陽光從失去窗戶的窗口直射進來,這是最通風透光的房間,簡單來說就是牆壁最少的房間。

放下白麵包,喝著蔬菜濃湯,織雪不由得覺得自己選錯地方吃飯,酷拉皮卡的金髮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耀眼,紫水晶的耳環也不停的散發光芒。

據說光線太充足也不太好……

「差不多要離開友客鑫了。」停下喝湯的動作,酷拉皮卡說著。

似乎是在暗示他不想聽到這句話,喝湯的時候發出了不小的聲響。

「妳可以晚一點在出發,我會幫你掩護。」

「不要,酷拉皮卡要開始工作的話我也要一起開始。」堅定的說出小孩子般的韌性話語。

並不想只是有福同享而已,還要有難同當啊!
別在逃走了,一起受苦吧!別再忍耐了,一起放聲大哭吧!

「我知道了,一起走吧。」雖然找就預料到她會這樣說,但酷拉皮卡還是忍不住苦笑。

結束不喜歡的話題,織雪遞了一塊夾了起司的麵包給酷拉皮卡。「再出發之前再悠閒一下吧!」

很有默契的為了美好的早餐笑了。

如果下次能一起哭就好了……


海の廢話:
為什麼標題是晴空呢O_O?
想說照著劇情改標題……但是為什麼事晴空O_O?(問誰啊!?)
可以解釋成等待晴空或是晴空到來吧~"~(抱頭沉思)
(織雪:連作者都不知道,那能怎麼辦?)
反正是突然閃過的標題~心領神會就好了XDDD(喂)
不明白的話就當做什麼也沒看到吧XDDD(來亂的作者)

恩,海真的很不會收尾(不知道說幾次了)
為什麼在都市能找到這麼鄉下的早餐呢O_O?
算了……好吃就好(咦?)
最後的觀點可能怪怪的,不過那是織雪的願望阿=ˇ=
每個人對於人生的觀點與期望不同是正常的~
只是與大多數人不同就會被認為是異類,是不公平的!
恩?離題了?

這章打的比較快=ˇ=
可能真的是想了很久的關係吧!
第一次在發文前作改文的動作=ˇ=
可能是比較早打好的關係吧(接著前一章打的)
結果改呀改的~之前打好的廢話不能用了=口=(改太多了=ˇ=)
從兩千字改到三千字不管怎樣看都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原本是要在織雪瘋狂道歉下結束的=ˇ=
可能是織雪跟酷拉皮卡不需要了吧ˊˇˋ
雖然這章裡面所有人都累到快掛點,但就某些方面來說織雪很幸福(抱著阿酷睡XD)
原來織雪還挺心機的XDDD(作者說這種話?)

這章雖然一開始雖然打的有些困難~但很快就解決~
修改時有種"啊~織雪又活過來了"的感覺=ˇ=
所以修改的時候他們才會不受我控制,自行增加他們需要的,自己去掉多餘的東西=ˇ=
有時候意料之外的事情比自己刻意營造來的好阿~
想起學姊曾經對我說過"學妹,你的人生真是充滿意外"
雖然是指完全不同的事XDDD
海給人家拿來亂套XDD
很廣義的解說就是海創造了個不錯的意外,然後一直重複一切都是意外所造成的XDDD

咳!又離題=///=
可能是織雪活過來讓我太開心的緣故吧ˇˇˇ

下一章就會進入自創劇情,但是海現在腦經一片混亂阿阿阿阿阿!!!!
阿阿阿~可能會演變第一次爲文章找資料的狀況|||
這樣也不錯吧=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224758191
  • 文章一開始,月魚就在思考為什麼不直接端水要用念凝結水氣......最後是雷歐力
    幫我實
    踐了內心的想法。XD
    哈哈,月魚一點都不浪漫啊!看到織雪辛苦用念換水心裡居然在想「去買一包冰
    塊放著
    應該比較省力」之類的事。囧
    真是雙魚的恥辱......(拍跪)

    看到他們兩個一起昏睡那段時好像看到兩個固執的傢伙在較勁,非得看到另一個
    人先睡
    或先平靜了自己才要睡。突然找到了莫名的喜感。(喂)

    我覺得標題命名為晴空很適合呀,其實文章名稱只要順眼順口就行了,不用太計
    較。
    XD

    海這次的整體感覺進步很多欸,可能是因為篇幅比較長吧,比較有長篇小說的味
    道。
    加油呀!至於在網路PO文方面,我覺得你還是可以找幾個文學網PO看看吧,畢
    竟放在
    網誌會看的人本來就不多(並不是我們身邊所有朋友都喜歡看文章是吧),而且也
    比較容
    易收到多些不同的建議(很怕自己的個人見解會誤導海)。
    當然啦,如果只是想先在網誌積稿那當然沒問題!XD(指自己)
    在網路PO文章雖然不定會有人回,但是如果不試試看的話就永遠不會有人回應
    唷!
    海可以思考看看。0ˇ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