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出擊
 

念,為人的生命能量。
 
酷拉皮卡快步走近飯店,小傑、奇犽和雷歐力見他回來而迅速的圍了上去。
 
「有什麼收穫嗎?」問的人是雷歐力。因為酷拉皮卡離去前有交代過去向——去黑道那邊打聽拍賣會的情況。
 
「恩。織雪怎樣了?」簡單的回應,腳步沒有慢下來過。
 
「除了臉色蒼白,一臉倦容以外,呼吸均勻,睡的很沉,沒有醒來的跡象,但也沒有生命危險。」奇犽配合的交代了一下織雪的狀況。
 
酷拉皮卡沒有回應,開了某間房的門,快步走到床邊。
 
織雪就像奇犽所敘述的一樣臉色蒼白、一臉倦容、呼吸均勻……的躺在床上。
 
酷拉皮卡大約愣了兩秒,手放到了織雪的額頭,傳了點念進去。
 
這個動作在將織雪安置好,離開飯店前也做了一次。原因當然是織雪釋放了過多的念而昏迷,所以只要將釋放掉的部分補上就沒事了。酷拉皮卡是這樣想的。
 
織雪的臉色比剛剛好了一點,酷拉皮卡才收回手。
 
「去外面談吧!」轉過身,看見小傑像是有什麼話想說,便這樣輕聲的交代了一句。
 
思考、討論、計畫……
 
接著是該付出行動的時候了……
 
「我也……一起去……」
 
輕到幾乎聽不出來的腳步聲,令人心悸的……虛弱無力的聲音。
 
不知道是因為聲音突然出現還是說話的內容,使酷拉皮卡一震,天藍色的眸子毫不隱瞞的透露出震驚。
 
織雪艱難的抿了抿脣,「我不會妨礙,也不會出手。我只是想在一旁看著而已……」
 
不妥,是第一個閃過腦中的想法,但是卻不忍拒絕。
 
不知道織雪是以什麼心情說出這句話,苦惱的眼神,她自己也不明白吧!
 
只是在旁邊看嗎?
 
酷拉皮卡咬了咬牙,「好。」
 
織雪輕輕一笑,緩慢的移動到沙發坐下。
 
「那麼到時候織雪就待在車上,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別出手。有危險立刻逃走。」
 
「恩。」依然是那疲憊的語調。
 

 
上車之後,織雪又睡著了。原本看到織雪能說能笑而比較放心的酷拉皮卡,此時又不安了起來。不放過那短暫的時間,又傳了點念給織雪。
 
織雪為了配合夜色,難得的換上了深色的服飾,原本白皙的肌膚更顯的蒼白,頭髮也處理過了,鮮豔的火紅轉為黯淡的深褐色。為了在這有一定失敗的計畫中,發生危險以後能讓織雪全身而退。
 
這是交換條件,讓織雪在一旁觀看的條件。即使知道如果真的發生危險織雪還是會違背約定出手。酷拉皮卡還是選擇這麼做,算是一種自我安慰的心理吧!
 
作為不會露面的司機的雷歐力沒必要改變束裝,奇犽作為監視只是換上不顯眼的服裝將銀髮藏近帽子裡,小傑也是維持原本的束裝,如果因為變裝而妨礙行動是很不值得的。
 
而酷拉皮卡……帶上黑色的假髮將顯眼的金髮藏了起來,原本固定用隱形眼鏡隱藏起來的藍眸,這次只是粗略的戴上太陽眼鏡,換上了一身黑的服裝。
 
無視服裝的問題,計畫已經開始了。
 
沉睡,說要在一旁看著的人,從計畫開始後便沒睜開眼。這樣也好,即使是自欺欺人也好,只要覺得織雪不在為了他的行動煩惱就好了。
 
墨鏡下的藍眸一沉,不能動搖現在的決心。
 

 
早晨的陽光,是這樣的溫暖。柔和的讓人想張開雙臂將光擁入懷中。
 
這天是酷武術修行的日子。是納亞奇族風祭的日子,因為納亞奇擁有控制風、水、土、火、雷的力量,足以讓他們自保、生存,所以每年特定的日子會有感謝這些力量的祭典,擁有該力量的族人會在祭典內表演。對納亞奇的族人來說祭典是為了祈求力量穩定、能夠利用力量讓族人們過的更好,與感謝上天賜予他們這樣的力量。但對外人來說或許只是處於深山的民族為了讓生活能多一點娛樂而創造的祭典吧!
 
原本應該專心練習、準備祭典表演的織,卻在窟盧塔族的廣場看酷習武。
 
太陽漸漸移到了人們的頭頂,要不是現在是春天,這個時間待在沒有大樹庇蔭的廣場不是中暑就是曬傷吧!
 
風,溫暖的風,帶著花香的風……有擁這樣的風的日子——風祭——或許也能稱做春祭吧!
 
「辛苦了!」就跟平常一樣,在武術課結束後織一定會遞上毛巾。
 
「謝謝,不過你不用爲祭典作準備嗎?」酷一邊擦拭著臉上的汗珠一邊問著。
 
「恩。」
 
恩,是怎樣?這句話酷沒有說出來,應該說來不及問織就快速的跑到樹下打開飯盒,那是酷的母親準備的……織已經準備好在那揮手了……
 
酷在心裡嘆了口氣,慢慢的走向織。但織似乎嫌他太慢,自己跑過來拉人。
 
還是像平時一樣,吃著便當。偶爾會有人來打擾,「吶,酷等等再跟我打一次吧!」
 
似乎是織的關係,酷已經變成了酷拉皮卡的暱稱(簡稱)了。
 
「嗯?恩。好的。」
 
聽到這句話織差點把手上的茶灑了,「不行啦!等等酷要看我練舞!」
 
「這樣啊。那等裡練玩我們在打好了!」
 
不會讓你們有機會的……織這麼想。
 
不知道為什麼酷習武的日子,也會是織練習各式各樣東西的日子……
 
和平常一樣織最喜歡的森林、織最喜歡的淺河,今次多了一個人。
 
酷和族人坐在陰涼的地方,織開始擺動身子,轉圈、擺手、跳躍……
 
沒有伴奏,只有代替音樂的風聲、水聲。屬於大自然的音樂。
 
織的舞蹈讓她融入這樣的自然中,鮮紅的頭髮一般會讓人聯想到火無法與森林並存,但此時此刻,它們就像紅花,鮮明、搶眼,也絕對屬於春日的森林。
 
由於沒有音樂來告知表演結束,織就這樣一直跳。直到有人注意到時間而決定回家後,織才爲這漫長的練習作收尾。
 
看著酷的族人回去織露出了小惡魔般淘氣的笑容。
 
酷似乎看到了,而且還有點被嚇到的樣子,「織,你該不會是故意的……」
 
「哼哼。」織很有成就感的笑了笑,但馬上就攤下來了。
 
「喂!」酷趕緊扶住織,「沒事把自己弄得那麼累幹嘛?」
 
「嘿嘿,反正酷會背我回家。」
 
「你晚上不是要表演嗎?」
 
「休息一下就好了啊,而且又不是馬上……」
 
每次,酷拉皮卡上武術課的日子,織雪就會帶他到陰涼舒服的地方看她練舞或是練習控制風、水。偶爾酷拉皮卡會睡著……
 
織的表演十分成功,或許是先前瘋狂連跳好幾個小時的功勞吧!
 
「沒事把自己弄得那麼累幹嘛?」
 
「因為酷習武很辛苦、看起來很累啊!」
 
祭典結束酷又問了她一次,織已經累的連思考都變的緩慢,迷迷糊糊,半夢半醒中不小心把原本想隱瞞的事說了出來。
 
「酷已經很累了,好不容易能休息……就不要再忙了……我希望酷好好休息啊……」
 

 
「……我希望酷好好休息啊……」
 
黑暗中,只剩這句話回盪在其中。
 
「好好休息啊……」
 
碰!
 
車子激烈的震動,讓織雪撞到了前座的椅背。
 
「阿阿,抱歉。」雷歐力說著,但他行駛的路徑沒有因此而變的平穩。
 
織雪抓著把手,穩住身體,看了看四周。等到車子到了平穩的地方織雪才開口:「酷拉皮卡和小傑呢?」
 
雷歐力調了調後照鏡,簡單明瞭的說明現在的情況,還有剛剛那顛波的路程是因為他違反交通規則讓車子走人走的樓梯……
 
織雪無語……看著車窗不明顯的反射著自己現在的樣子,褐色頭髮,深沉的紫瞳……對一個在計畫內會一直躲在暗處的人說,偽裝做成這樣時在有些誇張。
 
車尾一甩陷入沉思而沒坐穩的織雪從駕駛座後滑到副駕駛座後,還撞到車窗。扶正了撞歪的假髮對著雷歐力的背脊狂瞪。感覺到怨念的雷歐力道完歉的同時又來個危險的大甩尾。
 
接下來的路程不是緊急煞車就是加速甩尾,車子也沒因為搶了行人的樓梯而爆胎或解體……
 
這車子真耐操……這是織雪唯一的感想。
 
 
海の廢言:
斷在奇怪的地方了orz
明明標題寫出擊,結果根本沒對上=口=
因為能從影片得知的事情海真的不想在自找麻煩去敘述了=3=
然後用影片求證發現織雪很會睡XDDD
車子很耐超其實是我的感想XDDD
織雪變造型耶XDDD好玩~太好玩了XDDD
雖然酷拉皮卡的造型很明確的讓我知道那是女裝~
不過真的去敘述的時候要把女裝這兩個字打出來總覺得還是不太樂意~"~
 
終於放暑假了~
海本來打算過兩個月奢華糜爛的米蟲生活~
不過似乎是沒望了XDDD
是說海也沒本錢過這種生活O_O
人生15?16年來第一個行程這麼豐富的暑假XDDD
連自己人生過了幾年都不知道阿(呆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