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雷雨
 

所有事情告一段落,現在是短暫的休息時間。
 
織雪心理狀態良好,因為酷拉皮卡看起來十分輕鬆,這是她一直期望的。
 
即使現在他們要談論的是十分沉重的事情,織雪還是很平靜的、帶著一絲愉快的聽著,反正一切都已經結束了。至少織雪是這麼想的。
 
「織雪沒什麼反應呢……之前就知道了嗎?」原本以為織雪會是最激動的人,但事實並非如此,所以奇犽忍不住問了一句。
 
織雪搖搖頭,「不是,我只是覺得已經不重要了。幻影旅團死傷大半,而且現在主要的目標並不是戰鬥。誓約什麼的有沒有存在都不重要。」
 
「又一個樂天派……」奇犽因為自己的想法沒人贊同而感到不悅。
 
織雪琥珀般的眼睛充滿笑意。「在老闆離開友克鑫市前,都能這麼悠閒。」
 
「真的?那一起去什麼地方逛逛好不好?」聽到織雪這麼說,小傑起了玩心。
 
「問題是去哪裡?」
 
看著同伴們那麼熱絡的討論玩樂的事,酷拉皮卡也認真的思考了一番,正要提出意見時,手機傳出刺耳的鈴聲。
 
反射性的閱讀送過來的簡訊,原本的歡樂瞬間瓦解……
 
「唔?怎麼了?」
 
在友克鑫市現在是多雨的季節。不知道什麼時候,天空攏照著一層黑雲,四周暗了下來。
 
酷拉皮卡快速的交代了簡訊內容,不管同樣吃驚的眾人,起身離去。
 
織雪先開了口喊住酷拉皮卡,原先那孩子般的笑容消失不見,明亮的眼中再也看不出任何一絲的笑意。「去哪裡?」
 
四周空氣以達到冰點,就因為這三個字。
 
「有事要調查。」冷淡的回答著。
 
織雪緊握的拳頭滲出了點點鮮血,緊緊的咬著下嘴唇,要讓自己冷靜。不知道是嘴唇會先被咬破還是自己先鬆口。
 
「然後呢?」
 
「……」
 
又一個問句,酷拉皮卡以沉默來作回答。因為妳不會聽到妳想聽的答案……
 
織雪緩緩起身,在這樣沉重的氣氛下,其他三人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酷拉皮卡不動,像是要等織雪在開口說話,但織雪卻逕自的走向門口。
 
「去哪裡?」這次是酷拉皮卡開口。
 
「去殺了……那個傢伙。」
 
雷聲想起,雨伴隨著降下,提早點亮的路燈只看的到它的光暈,乾燥的地面,瞬間充滿了水漥。
 
其實織雪並不知道「那傢伙」在哪,只是發狂四的在城市裡狂奔,查看每一個可疑的建築物。輕巧的跳上某一棟廢墟的屋頂。
 
尾隨而來的酷拉皮卡只是冷靜的說了一句:妳並不知道地點。
 
「是,我不知道,所以我現在正在找。看不出來嗎?」織雪豪不客氣的說著,不知道她是在氣酷拉皮卡還是她口中的那傢伙。
 
「織雪,冷靜一點。」
 
又來了,又是這麼平靜的語氣。
 
「那你就別去啊!別去做你現在打算做的事!」
 
沉默……妳明明知道不可能的。
 
「我去殺了那傢伙。」在一次強調。
 
是他!就是他!都是因為他!難得的歡樂全部都毀了。
 
「住手吧!沒意義的。」
 
聽到這句織雪冷哼了一聲,「這句話只有你沒資格說吧!」
 
織雪踏出了一步,這次酷拉皮卡沒有任她離去,而是擋住她的去路。
 
「請讓開。」
 
天啊!這麼生疏的語句都出來了,不會打起來吧!
 
織雪眼睛瞬間變成橘色的,雨點迅速的在織雪手上化成長劍。快速一掃,劃開了空中的雨滴。
 
酷拉皮卡及時閃過,原以為織雪會趁機跑走,但事實卻不是他想的這樣。
 
織雪輕巧的奔到酷拉皮卡面前,揮劍。
 
這次酷拉皮卡不是逃開而適用鎖鏈纏住織雪的長劍。很顯然的,織雪的目標已經不是不知在何處的「那傢伙」,而是眼前的酷拉皮卡,只要他不要再去追補幻影旅團,就夠了。即使這樣必須和他動手。
 
織雪試著甩開鎖鏈,卻是徒勞。長劍瞬間消散,隨即又化為長鞭。酷拉皮卡也只好跳開,躲避鞭子。
 
織雪像發瘋似的,拿著長鞭狂掃,地板留下一道道裂痕。明明沒有任何殺氣,但每一次攻擊都像是要剝奪他人性命般。這只是單純的發狂吧!在完美的晴空下,正等待著彩虹的出現,天空卻又快速的攏罩烏雲,不給任何一點應對的時間就這樣下起暴雨。
 
任誰都會發狂,任誰都會怨恨這樣的事實。
 
再一次,酷拉皮卡抓到機會,鞭子與鐵鍊交纏在一起,奮力一拉。
 
織雪力氣不敵酷拉皮卡而被拉了過去。也像是故意被拉過去的,因為在兩人距離縮短時,鞭子又消失了,化為長劍。
 
朱紅順著銀白的劍身留下,被雨沖走。
 
原本劍是該命中胸口的,但最後偏了,還是偏了。
 
鮮血濺出的那瞬間,織雪眼中的橘紅伴隨著眼中的瘋狂退去,長劍在落地前消失。
 
癱軟,差點就做了不可原諒的事……但是……
 
酷拉皮卡用治癒的拇指鏈將傷治好,蹲下欲將織雪扶起。
 
「別再去追捕幻影旅團了好不好?」
 
酷拉皮卡知道,織雪會有這些行動都只為了一個目的——希望他回答「好」
 
他不想說謊也不希望織雪絕望,只好不回答。但這和回答「不」有什麼不一樣呢?
 
織雪眼中又閃過了一絲仇恨,瞳孔的顏色一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雷聲和暴雨,織雪第一次發出這樣大的聲音,像是要用這聲音殺了什麼人似的,橙色的雙眼此時此刻看起來像是血紅色的,像是要把什麼人給生吞活剝了。
 
圍繞在兩人身邊的雨像是被什麼彈開了,附近的廢棄物上出現無數的割痕。較小的鐵罐成了兩半,上面還有十分整齊的割痕,像是被利劍快速的斬斷的。
 
酷拉皮卡先是一驚,便連忙將癱軟政要往後道的織雪接住。
 
織雪的手垂在身旁,是因為沒有力氣移動任何一個部位,臉在雨中更顯的蒼白,面上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疲倦的雙眼,恢復成原來的亮黃色。織雪正努力的撐開沉重的眼皮,不願在這時就失去意識。
 
「不甘心……好不甘心啊……」聲音十分虛弱,哽咽。
 
「織雪……」
 
「好不容易酷拉皮卡可以休息了……」扭曲,像孩子一樣,哭泣的表情。
 
又是為了自己……
 
「對不起……」酷拉皮卡讓織雪倚在自己的胸膛,手墊在織雪的後腦杓,深怕她會突然向後倒。
 
織雪輕聲的啜泣著,或許是沒力氣大哭了吧!剛剛那樣子,用了多少力?
 
遲來的夥伴看到這一幕,完全不知該做什麼,早知道留在飯店不來了……
 
酷拉皮卡將織雪抱起,織雪已經因為力氣用盡睡著了。收起了悲傷的神情,看向了同伴。
 
「走吧!先送織雪回飯店。」
 
小傑點點頭,此時的他還沒有下定決心阻止或是幫忙。在酷拉皮卡走到他面前時,輕輕的將織雪垂下的手移回身上。
 
好冰……
 
雖然在豪雨中待了這麼久體溫下降是正常的,但小傑還是被嚇到了。
 
蒼白的臉,冰冷的身軀和微弱的呼吸,都像是快要消失似的。
 
酷拉皮卡沒辦法假裝鎮定,身體不自覺的加快腳步,只想快點到溫暖的地方去。
 
水藍色的雙眼有著無法遮蔽的憂心。

 
 
 
 
海の廢話:
 
織雪自爆了O_O
因為織雪很討厭那傢伙,所以文章中完全沒有出現那傢伙的名字XDD
不過應該很明顯的吧XDD
雖然安排的很突兀,可是海就是想讓織雪跟酷拉皮卡打一場XDDD
海想讓酷拉皮卡擔心織雪ˇˇˇ(遭踹)
不要問我為什麼我會說織雪眼睛變紅,因為我現在要解釋了orz
簡單來說~只是看起來像紅的
因為雨中試驗和燈光不足還有因為是極憤怒的情況下,跟紅比較相近=ˇ=
 
織雪以伴隨著雷雨不是為了美感(?)或帶給大家震撼的效果
只是因為這樣大喊沒有雷雨做掩護會嚇到路人XDDD(←狂破壞氣氛)
 
織雪應該不會就這樣斷氣了吧|||
我只是想讓她發洩一下而已||| 

------

這次依然沒有任何修改舊丟到網誌來了~
海對台論切心了啦QAQ
文章放到快發霉
依然等不到任何一點評語~"~
我已經不知道怎樣算遭到打擊了OA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224758191
  • 啊啦,原來是因為在台論沒人回呀。(茶)
    嘛,那本來就是個不太有人會回文的地方。我在鮮網po文也誌只有一個人會來留言,而
    且還是同學,最重要的是她留的都不是有關文章內容的東西。(認真)
    呵呵,我該安慰你不久後就會習慣了嗎?但這樣好像太消沉了……囧

    噢,是說我剛去把海的文看完了,覺得跟過去印象中的比起來,你的文筆進步了很多
    呢!
    感覺很有自己的想法,也把女主角的內心描摹得很細膩。
    哈,不過看得出來海對西索的怨念很深呢。=ˇ=(那傢伙應該是西索沒錯吧)
    能夠想像織雪在雨中吶喊:「我要滅了你!」的樣子。(人家沒這麼說吧?)
    不過比起西索我倒認為更應該滅了元兇呢,像是庫洛洛啊庫洛洛之類……(請無視)

    至於評語……(攪盡魚腦中)
    姆……酷拉拉(誰阿同學?)的描述可以再細一點,畢竟美女要配俊男嘛,織雪都描述得
    那麼細膩了如果酷拉不加把勁是會被比下去的唷!
    然後劇情推進的地方可以再明確一點,海可能是想要表達女角內心很混亂所以有時候劇
    情也會讓人看起來亂亂的,有種「啊!只雪內心果然很混亂呢……」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很不錯,但是要是太常出現就會讓人摸不清頭緒了呢,有時候還要倒帶回去
    重看一遍,對小說的流暢性來說可是致命傷呢!

    嘛……目前大概就這樣吧,因為這邊的文采也沒有說很好,只能算互相切磋不能算是評
    論啦哈!
    個人感覺,至於是不是真的有說到重點就請作者大人斟酌囉!有時候評論也是抹殺好作
    品的來源阿。
  • 恩阿~
    切心切到都快沒心可切了~"~

    有進步?有進步?!!!!
    我怎麼沒發現OAO反而覺得是退步了=3=
    錯覺?想太多?
    好吧!我最近真的是想太多了~"~
    想到都快覺得如果我學習能力再強一點,學習意願再高一點
    我就可以去讀高中,然後準備考某所大學哲學系XDDD
    因為我很容易想些奇奇怪怪幾乎找不到答案的問題,就算暫時得的了合理的解釋下一秒也會被自己推翻
    然後就一直想一直想……想到對人生絕望這樣子(在想什麼啊?)然後又很快的覺得累了,進入甜美的夢鄉XDDD(睡前想那麼多是爲了幫助睡眠?!)
    讀哲學系就可以跟別人切磋胡思亂想的功力XDDD
    可惜我死在成績和表達這兩關XDD

    咳!我又扯遠了XDD

    恩,我試著用織雪的角度去打,所以打的時候又多了一個煩惱——是不是該改成第一人稱啊?

    恩阿恩阿XDD
    是西索沒錯,他這種亦正亦邪的人某些方面來說很好操作(?)XDD
    阿阿~記得舊版的西索還故意上織雪的當,陪她打了一場(謎:不是你打的嗎?)

    我不太敢描寫獵人原作的角色呢~"~
    怕會破壞美感~"~

    劇情的推進阿OAO
    我可以說不太懂意思嗎?(被巴)
    所以我就照直覺回答囉~
    其實開頭我真的不會敘述,畢竟動畫是一開始就坐在飯店裡聊天……
    因為很麻煩所以他們的對話內容我改他隨便帶過……
    我不太會銜接劇情@@因為……我真的不太會銜接劇情QAQ(謎:剛剛說過了阿……)
    好吧~我承認我偷懶沒去看動畫只憑印象的~"~
    嗚阿~別打我(抱頭)

    不會啦~
    阿魚魚說的很含蓄,而且讀者提出的疑問和建議對文章是很重要的
    人是在失敗中成長的XDD
    只不過會長成什麼樣子就不知道了XDD

    憐海 於 2010/06/07 18:54 回覆

  • s224758191
  • 嘛,上面把女角大人的名字打錯了,就請海大人大量無視它吧!XDDD
  • 恩恩~我知道了XDDD
    我也常常打錯別人的名字XDDD
    老師有說過~希望別人怎麼對帶你就要先怎樣對待別人~XDD
    所以我把阿魚魚家的孩子打錯名字阿魚魚也要無視喔(眨眼)

    憐海 於 2010/06/07 18:55 回覆

  • s224758191
  • 唉呀唉呀~文筆當然會進步呀!不知不覺,可能海沒有察覺到吧。= =+
    哲學系阿,我這邊就有一個朋友的志願是哲學系欸!XD
    她現在正在努力拼第二次指考,是個上進又努力的好孩子這樣。ˊˇˋ
    我覺得哲學系很不錯呢,應該說只要有心去讀就已經很棒了,那是個遠大的理想啊!
    應該說現在這個社會只要肯去讀那種比較不熱門的科系都很了不起,尤其像文史哲這類
    東西……
    太現實了,相較於理科、法、商和高職課程,那些東西太虛幻、太難以捉摸,「以後要
    做什麼?」、「至少要有個一技之長」等等的想法很容易就會打敗當初的熱忱。
    但或許那些磨練心靈的東西才是人類最珍貴的寶藏,只是隨著物慾和社會變遷漸漸被人
    遺忘。

    海有念哲學的心,就已經很棒了。ˊˇˋ


    唔……劇情的推進嘛……
    我上面講的應該是一種連貫性的感覺吧。@@
    就是看小說時會隨著作者抽絲剝繭或隨著劇情波動就像活在書本裡的感覺。
    那是小說很重要的元素呢!也是引人入勝的原因之一。
    海的文章比較偏向片段,一段一段,雖然有隨著時間遞進,但就是少了那種連貫的感
    覺。
    有時連貫不一定要用時間,也可以用主角的思緒等等。
    反正就是那種連在一起的感覺我也不太會說。XDD

    不過也許片段是海的特色啦,每個人寫作的風格都不太相同,就看海怎麼評估囉!XD
  • 考完試終於可以回了(癱軟)

    因為腦中的東西都是片段所以打出來的東西都是片段式的XDDD

    嘛~以後在慢慢的試著把它們連起來ˊˇˋ

    在像阿魚魚一樣改版在改版XDD

    (體力透支腦袋卡機中沒力氣回太多orz)

    憐海 於 2010/07/02 15: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