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衝擊
 

過了多久了呢?
 
織雪挪了挪僵硬的身體,順勢的坐下來。
 
酷拉皮卡感受到她的動靜,也將手放鬆下來。
 
織雪仰著頭,帶著有些腫的眼睛直視著酷拉皮卡。
 
沉默……
 
織雪伸手輕輕的觸碰酷拉皮卡疲倦的臉龐,勉強的擠出笑容。「酷拉皮卡,喝點水好嗎?」無視喉嚨抗議般刺痛,發出了細小的聲音。
 
「恩。」這是他回來後第一次發聲。
 
不是很明顯的,織雪的笑意深了些。
 
細心的為酷拉皮卡盛了一杯溫度試中的水,為了讓他乾燥的喉嚨得到滋潤。忽然想到了什麼,又另外拿了個空杯。「先漱漱口再喝吧!」
 
酷拉皮卡像個人偶似的照著織雪的希望動作。
 
看著透著粉紅的水,織雪又走進了盥洗室,將血水處理好,又為酷拉皮卡添了一杯水。
 
但酷拉皮卡卻將遞到他面前的水杯推了回去。「不用了。妳喝吧!」
 
織雪沒有跟他爭「好。」語畢便一口喝下。
 
「酷拉皮卡要不要休息?還是要吃點東西?」
 
「不用了。你呢?」
 
「我累了,很想休息。我餓了,但我沒食慾。」織雪毫無隱瞞的將自己的狀況說了一遍。「你不休息,我也不要休息。你吃不下東西,我也吃不下。」
 
「……」對於織雪的直接,酷拉皮卡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要說我是刻意為難也沒關係,因為我正有此意。」織雪說的理直氣壯,「在老闆來之前你需要好好休息,你不是有你的目標嗎?如果道時你因為精神不濟出糗了那你的計畫不就毀了嗎?」
 
只要酷拉皮卡願意休息,織雪什麼都說的出來。
 
「好。」不知道是哪句話生效了,酷拉皮卡很乾脆的回答。
 
「那我去準備些容易入口的東西,沒有食慾也要多少吃一點。」
 
「好。」酷拉皮卡停頓了一下又補上一句,「那你呢?」
 
「我發現我為你服務比休息來的更有效。」
 
酷拉皮卡回來後第一次露出非痛苦的表情。
 
「一半是開玩笑的。」織雪疲憊的臉上掛上淡淡的笑容說著。
 
有一半是認真的吧……
 
知道織雪不會安心休息,所以只要讓她安心,即使織雪不想休息她的身體還是會很老實的進入夢鄉。所以只要讓她安心就好了。
 

 
不大的會議室,各黑幫派來的殺手在此集合,織雪與酷拉皮卡也在其中。
 
老闆會叫自己加入殺手部隊,可以說對自己有一定的信任了吧。
 
突然其中一個殺手回過頭來詢問酷拉皮卡的意見。
 
「我認為臨時組成的隊伍會照成混亂,如果有人需要別人協助的話,可以隨時動用黑道集團的人力。依照各自的計畫行動,反而不會出現衝突。」酷拉皮卡冷靜的回答。
 
聽了酷拉皮卡的回答,將話題轉向織雪,「漂亮,那那位白狐小姐呢?」
 
「我有我自己做事的方法。」
 
快速的了結這毫無意義的會議。殺手們紛紛離去。
 
夥伴
 
此時織雪先前往會場,因為她沒打算跟老闆培養感情。先去了解現場狀況,等與酷拉皮卡會何時才能發揮最大的功用。
 
算算時間,酷拉皮卡應該到了。
 
大樓四周已成戰場,四處都是火光、槍聲……照理說現在他們應該會合了才是。
 
織雪卻沒辦法與酷拉皮卡聯絡,因為一通電話……
 
『酷拉皮卡在附近嗎?』
 
電話的那一端是小傑。
 
稍微環顧四週,嗯!沒有看到。「不在。」
 
『可以替我們傳話嗎?』
 
「……」織雪猶豫了一下,如果知道內容的話就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小傑可以或是……「不可以。」
 
『咦?』電話那一頭似乎是呆掉了。『連、連要傳什麼都不問嗎?』小傑被織雪的話震住,害他現在說話有些結巴。
 
「不問。」剛剛不知道怎麼了,不可以這三個字就直接脫口而出。乾脆就將計就計吧……看著樓外閃爍著火光,只想趕快掛掉電話與酷拉皮卡商量對策。
 
『……』電話那邊似乎不知道怎麼回話了。
 
「織雪。」
 
聽見有人喚自己的名子,將手機移開,很快的轉過頭,「酷拉皮卡。」反射性的回應。
 
「怎麼了?」
 
織雪快速的對著手機說了聲:「自己說吧!」又把手機交到酷拉皮卡手裡:「小傑。」
 
小傑?
 
酷拉皮卡瞪大眸子,又很快恢復鎮定,和小傑說起話來了。
 
只見酷拉皮卡突然憤怒大喊:「你們兩個到底想要幹什麼啊!你們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危險嗎?」
 
織雪下的身子一震,盯著慢慢恢復鎮定的酷拉皮卡眨了眨眼。悄悄的移動腳步向前,見酷拉皮卡對她點了點頭,便撥開長髮,露出帶著水晶耳環的右耳,大膽的湊近手機。
 
電話的一邊換成奇犽,『我們本來就知道,不過遇到他們時感受更強烈了,那些傢伙的確很強,憑我們現在的身手根本拿他們沒辦法,所以我們需要你們的幫忙……』
 
『我們想幫你。』
 
織雪與酷拉皮卡對看一眼,織雪稍稍一退,方便讓酷拉皮卡講話。
 
「我並不想幫你們做這種無知的自殺行為。」
 
奇犽換了種說法:『你不想知道他們的基地在哪裡嗎?』
 
「我這邊已有提供情報者。」
 
『我們掌握了幾人的能力。』
 
酷拉皮卡失去耐心,「少囉唆!警告你們!別碰幻影旅團的人!」畢竟還是擔心他們的……
 
『聽說鎖鍊手殺了他們一個成員,那個鎖鏈手就是你吧!他們幾個正發瘋似的在找你……』
 
聽到這裡,織雪輕嘆了口氣,將手晾在酷拉皮卡面前,勢意要她聽電話,酷拉皮卡也不想再說什麼,如果織雪能替他處理掉這通電話正好,便毫無猶豫的交出手機。
 
在交接電話時奇犽的聲音清楚的傳出:『如果你不把我們當成夥伴,或是對等關係的朋友,別怪我們我們不擇手段,非讓你幫忙不可。』
 
織雪沉默半晌:「奇犽,是我。」
 
奇犽一愣:『是妳也好,幫我們勸勸酷拉皮卡。』
 
「……」
 
另一邊又換成小傑:『我們只是想阻止幻影旅團……』
 
還是沉默。
 
沉默似乎不是奇犽要的答案,又開了口:『妳不想報仇嗎?』
 
「我沒有……」
 
聽到這裡讓奇犽燃起了一點希望,想稱勝追擊:『妳和酷拉皮卡應該比我們還要恨他們吧!』
 
「我沒有心思去憤怒、去恨去報仇……」
 
奇犽內心暗叫失敗之時,織雪又說了下去,「我現在很忙,也很累,真的很累很累……復仇什麼的……根本沒有多餘的空間再擺上這塊石頭……對不起。」語畢,掛了電話又接著關機。
 
這句對不起是在對誰說的呢?恐怕織雪也不知道吧!
 
織雪雙手緊握住電話,不知道在想什麼,想的出神。
 
外頭火光一閃,酷拉皮卡敏捷的將在原地發呆的織雪撲倒,倒向堅固的柱子後。
 
碰!
 
尖銳的碎玻璃佈滿了織雪剛剛所佔的位置,一旁的飾品備玻璃與子彈擊碎,要是剛剛沒被推開,織雪就會躺在血泊之中了吧!或許會身首異處、死無全屍也說不定……
 
織雪終於意識過來,剛剛是多危險,就算現在酷拉皮卡不留情面大聲罵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現在酷拉皮卡似乎沒有心思罵人。
 
酷拉皮卡押著織雪,等外頭稍稍恢復平靜後才起身,聯代把織雪扶起。
 
織雪想開口,卻又不知道到底該先道謝還是道歉,又苦惱的抿抿嘴。
 
「別分心,這裡太危險了,往大廳內移動吧!」說完便逕自往內移動。
 
這是不需要的意思嗎?織雪皺了皺眉頭,還是跟了上去。
 
尾聲
 
在室內暫時無生命危險,酷拉皮卡在老闆身邊,織雪在大樓中觀察情況。
 
碰——!
 
又是一陣強烈的爆炸,整棟大樓跟著搖晃著。
 
原本在頂樓視察外面情況的織雪趕緊往下跑,跑到了爆炸的發原點,崩壞的牆壁上倒著滿身是血的男子。
 
織雪不由自主的後退,這人就是——
 
剛剛移動的途中就打聽到了,幻影旅團——
 
毀掉自己的家的集團的首領——
 
害酷拉皮卡、害自己陷入黑暗的始作俑者——
 
死了……
 
哈哈,死了……
 
織雪忍不住笑意,面上掛著蒼涼的笑容,哈哈的笑了起來。緩緩的退了出去。
 
幻影旅團滅了嗎?應該滅了吧!
 
織雪在腦中自問自答著。
 
首領都死了。
 
想到這裡織雪又「噗滋」的笑出聲來。
 
結束了!都結束了!
 
酷拉皮卡不用再想復仇的事了……
 
「哈哈,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嗚……」笑著要著,織雪不知怎麼的又哭了起來,不甘心……好不甘心啊!
 
早知道去踹他幾腳的,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現在讓她踩幾腳也不為過吧?
 
酷拉皮卡怎麼樣了呢?一直以來讓他活下去的理由——復仇,一下子就被剝奪了,一直以來填滿他的心讓他有力量活下去的黑暗,突然不見蹤隱,他會怎麼樣呢?
 
即使黑暗並不好,但也因為有它,酷拉皮卡才會活著。也因為有酷拉皮卡,自己才會繼續走下去,不管有多麼累人……
 
一直以來都依賴著酷拉皮卡呢……但卻沒辦法為他做什麼事,復仇也好、將光帶給他也是幻想而已。一直想盡辦法呆在他身邊,又為他做了什麼?
 
茫然的將手機開機,撥了通電話。
 
『織雪!怎麼樣了?』
 
「小傑……對不起,幫我一個忙。」
 

 
酷拉皮卡摘下隱型眼鏡,失神坐在飯店的椅子上,捧著火紅眼,等著旋律、芭蕉,等到他們把火紅眼拿走,一個人走了。
 
不知走了多遠,在一棟廢棄的屋頂上縮在門後,想著小傑和奇犽的話,「已經沒這個必要了,小傑,幻影旅團已經死了……我的目的也完了……」一人自言自語著,這是在對自己說的吧!
 
「酷拉皮卡。」微微顫抖的聲音從酷拉皮卡身後傳出。
 
雖然已經與小傑他們談過了,但她還是放不下心,她害怕,害怕會他就此消失。織雪緩緩跪下,讓自己視線能與酷拉皮卡同高。
 
「酷拉皮卡去找小傑他們好嗎?」她知道酷拉皮卡很溫柔,所以……
 
酷拉皮卡沒有開口,將織雪拉進懷裡「織……」就剩妳了……
 
「……就剩妳了。」
 
織雪聽了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這話聽了讓人心痛,聽起來好悲傷、好孤單。她搖了搖頭,「你還有朋友……」
 
「小傑他們是你的朋友,非常非常關心你的朋友。」我沒辦法為你做什麼,但小傑他們或許可以。
 
「能夠依靠的家人已經沒有了,但還有像親人般存在的朋友……」織雪直接忽略掉自己也是……不!是比任何人還要親近酷拉皮卡的朋友。
 
小傑他們或許可以……所以才去跟他們談的。
 
酷拉皮卡緊握再手上的手機震了一下,織雪幫他拿起來像在他面前,黑暗中一點的螢光,讓人很清楚的看見螢幕上的字。
 
「看哪!」
 
我們在日光大道公園等你
 
  小傑&奇犽
 
「酷拉皮卡,明天去吧!去告訴他們你沒事。」因為酷拉皮卡很溫柔所以……請不要讓他們擔心。
 
不想看到酷拉皮卡難過的樣子,應該逃走才對但是……「我陪著你……我會陪著你。」即使我什麼都沒辦法做。
 
「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所以也請你別丟下我。
 

 
翌日,酷拉皮卡緩緩的走到公園,織雪也跟在他身旁。小傑和奇犽正在陰涼處吃著一袋一袋的冰淇淋。
 
看見酷拉皮卡走過來,小傑開心的叫著他的名字,原本塞在嘴裡的冰淇淋噴了出來,噴的奇犽滿臉,還將沒吃完的甜筒丟在奇犽頭上,不過看的出來不是故意的……
 
興奮的跑到酷拉皮卡面前,原本酷拉皮卡要先開口,可惜小傑音量勝過酷拉皮卡。
 
「太好了!既然幻影旅團死了!以後你就可以專心的做自己最想做的事了!一定要快點找到才行,你們族人的眼睛。如果需要我們幫忙的話……」話還沒說完,奇犽拿個冰淇淋往小傑臉上砸去……是在報仇吧!沒有吐口水上去感覺已經很好了……接著小傑和奇犽打鬧了起來。
 
織雪和酷拉皮卡完全愣住不知是因為小傑的話,還是因為他們這種幼稚的舉動而看傻了眼。
 
原來就這麼簡單,答案是這麼簡單啊!自己還慌成這樣,頓時覺得自己很可笑。
 
突然酷拉皮卡口袋一震,酷拉皮卡拿起口袋中的手機,原本做在一旁躺椅的雷歐力起身,「猜猜我是誰。」
 
「是你,雷歐力。」
 
織雪沉默,這麼近還打電話,你以為現在是在拍偶像劇嗎?
 
雷歐力緩緩走到酷拉皮卡面前,帥氣的打聲招呼。接著又來兩份冰淇淋砸在他臉上,原本成熟氣氛瞬間全滅,為什麼呢?因為就像剛剛小傑被砸時一樣,迅速和他們兩個打鬧起來了。像小孩子一樣。
 
「噗……」酷拉皮卡忍不住笑了出來「哈……」
 
織雪也開心的摟著酷拉皮卡的手臂,笑著,額頭靠著酷拉皮卡的肩膀,喜極而泣。
 
酷拉皮卡笑了,好久不見……輕鬆的酷拉皮卡。
 
歡迎回來……



海の廢話:
好久不見~字數爆表的我的文章XDDD
第一部完結XDDD
接下來又要段考了O_Q
好不容易可以打到改版前沒能打的部分~"~
 
我後面又打爛了Q_Q
亂糟糟的,最後只想沒前後矛盾就好orz
希望我有做到(陰影)
織雪從前面就開始有一點精神錯亂的現象呢……
畢竟需要一個人來緩和氣氛……
所以織雪只好背上"精神錯亂"的稱號(?)了
請不要罵她ㄒ_ㄒ
 
小織和小酷又摟又抱的請不要打我……
其實我一直不敢讓酷拉皮卡太明顯表現出喜歡或需要織雪的樣子……
不過這是小織和小酷的愛情故事沒打出來是要看什麼呢?
看了心裡不好受的看觀,自己在腦中創造個比織雪還要優秀的孩子,把小酷抱走吧!
請不要在別人的故事吃醋……(這其實是告訴要自己的……)
 
我想創造出織雪依賴著酷拉皮卡,織雪也是酷拉皮卡唯一的依靠。(這句話我是不是有說過?)
不過最後好像小傑比較有用?
也對啦!小織這樣子怎麼有辦法幫助小酷呢?這麼憂鬱的小織……(縮在角落碎碎唸)
 
我需要有人幫我改造文章了Q口Q(吶喊)
 


—‥—‥—‥—‥—‥—‥—‥—

其實這篇很早就發在台論了~
本來希望會有人跟我討論教我如何改進,不過事實證明我是在作夢= =

老實說寫這篇的時候海的狀況很差很差
因為段考考太爛,打擊到連一點小事都能讓海心痛痛很久~
動不動就胸悶想哭自暴自棄
亂到可以找刀子了(遠目)
幸好考完二段心情有平復一點了ˊˇˋ
所以打出來的東西很死真的是沒活力到一個不行,不過……這篇本來就是偏悲的= =

我在想阿~這篇應該比較像草稿吧!
沒有修飾只是單純的把畫面記下來
線再看看有好多沒億意的東西或意義不明的東西(陰影)
早知道就不翻修了,越修越爛orz

我現在才發現我文章貼錯了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