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哭泣
 
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已逃離了那沉重的房間、奔出了飯店。
 
淚水不受控制的掉落,沒有停止的跡象,也沒有制止它繼續掉落的想法。反而更希望它能更一次將所有痛苦帶走。
 
直到呼吸沒辦法平衡這樣的疾走,被打亂的氣體直在織雪胸口亂竄、抗議著。胸口的悶痛讓織雪不得不停下來大口喘氣。也在她張嘴換氣時,也把藏再內心已久的早該解放的聲音給吐了出來。
 
「嗚嗚……嗚哈……」
 
顧不得路人奇怪的眼光,織雪一手捂著胸口,一手捂著嘴。
 
「嗚哇……哈、哈……」
 
淚水一滴一滴的打濕自己面對著的道路,試圖阻止那聲音衝出,但它卻不配合的猛撞織雪的胸口。
 
很痛苦……
 
織雪吃力的站起來,跌跌撞撞的走進小巷,大吐了起來,「嗚噁——」
 
「咳、咳!嗚、噁——」
 
城市人通常不擅長關心他人,更不希望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在這看似平靜實質黑道充斥的友客鑫市,更是如此。
 
對於暗巷中傳出的聲響,沒有人回頭多看一眼,不知是害怕看到不該看的東西而招來殺身之禍還是以對這樣詭異得聲響見怪不怪。
 
終於把所有的東西吐的一乾二淨,織雪無力的癱坐下來。
 
真希望現在下場大雨,讓冰冷的與滴將那好不容易嚥下去的東西再引出來。加上大雨的聲響、吵雜的引擎、喇叭聲,正好能讓織雪無顧忌的……大哭。
 
但是雨沒有降下,大哭特哭的能力也被嘔吐取代。
 
織雪發現吐完之後胸口的悶痛好了很多,如果說是因為她硬把情緒吞下去才讓她吐成這樣。那麼不將他們吞下,而是任意解放,那現在會不會比較輕鬆?沒有嘔吐完的無力感,也會因為將所有不愉快釋放出而比現在輕鬆許多。
 
酷拉皮卡顯然沒有哭,但他有利用其他的事物來釋放自己的負面情緒嗎?
 
織雪無神的雙眼頓時閃過一到亮光,猛然起身,也沒想到自己的樣子有多狼狽,便飛奔回飯店。
 
揮去臉上的淚水一邊咒罵著自己為什麼要跑這麼遠。
 
對了……酷拉皮卡鎖上房門了。看向同伴們住的房間的窗戶,織雪趕緊甩甩頭,甩掉就要向她襲來的"放棄"的想法。
 
門上鎖了還有窗……
 
酷拉皮卡一定比自己痛苦百倍,在她看到酷拉皮卡時就已經意識了,明明早就知道了啊!
 
眼一閉,強大的風壓讓織雪緩緩飄起,睜眼。橘紅的雙眼閃爍著一種覺悟……如果織雪力量不夠的話,她便會再下一秒從高空摔落。
 
酷拉皮卡那樣的狀態一定不會察覺到,房裡的那扇窗是開的,織雪開的。
 
換到新房間時,織雪曾走進那間房,將窗打開想看看能不能看到酷拉皮卡離開的身影。接著不知怎麼的恍恍惚惚……窗戶應該沒關吧!
 
好不容易到達了,織雪吃力的掛在窗外,勉強騰出單手將半開的窗推開跳了進去。
 
酷拉皮卡背對著窗,坐在床邊嘴裡念念有詞的。
 
織雪想伸手幫他抹去那討人厭的血漬,無意間看到自己的手掌便又縮了回來。
 
這裡與其說是飯店更像公寓出租,一間套房有客廳、附設兩間房間,兩間房間內各附設了一間盥洗室。
 
織雪走進盥洗室,將手上、臉上的塵埃洗淨,隨手拆了包飯店提供的新的毛巾。細心的用溫水沾濕。
 
默默的走向酷拉皮卡,這時才第一次開口,打斷了酷拉皮卡的祈禱文。
 
「酷拉皮卡……我幫你擦乾淨好嗎?」
 
酷拉皮卡唸完最後一句時停了下來,不像之前那樣無止進的重覆。
 
織雪輕嘆了口氣,輕輕的幫酷拉皮卡擦拭。
 
沉默、沉默、沉默……
 
織雪精準的將毛巾丟進垃圾桶,「酷拉皮卡……很痛苦嗎?」
 
「……」
 
「這裡……很痛苦嗎?」織雪輕輕的將手放在酷拉皮卡的左胸。
 
「……」
 
「很痛苦?」再一次得重覆。
 
織雪現在是呈跪姿,跪挺也不過是與酷拉皮卡同高,側著頭想看看酷拉皮卡的表情。
 
酷拉皮卡還是沒反應,反倒是織雪臉先扭曲了起來,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手忍不住抓緊酷拉皮卡的衣服,什麼也沒想便倒向酷拉皮卡。
 
撲通、撲通……
 
聽著酷拉皮卡的心跳,自己的心跳向產生了共鳴。
 
撲通、撲通……
 
心臟像是在撞擊胸口,像是要衝破肋骨、胸口。
 
淚水又回到了眼中,「酷拉皮卡……為什麼不哭呢?明明那麼難受。為什麼不吐呢?為什麼不讓自己輕鬆點呢?」
 
酷拉皮卡還是沒開口,手輕輕的拍著織雪的背。
 
織雪感受到了力道,慢慢的離開酷拉皮卡的胸膛,帶著淡淡驚訝的眼神看著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以緩慢的速度用手幫織雪抹去淚水,但織雪的淚水像壞掉的水龍頭,越想關掉它它反而流的更厲害。
 
織雪激動的抓住他正要縮回去的手,「酷拉皮卡不知道自己的心在痛嗎?感覺不到它正在向你抗議嗎?不知道它激動的想跳到你面前讓你親眼看看它受了多重的傷嗎?」
 
此時酷拉皮卡的眼中好像閃過了什麼。
 
織雪將酷拉皮卡的手放到他的左胸,「感覺到了嗎?」
 
「我能幫你療傷嗎?我有辦法治好它嗎?」
 
織雪又向酷拉皮卡的胸倒去,用著哽咽、顫抖的聲音輕輕念著「期望……這份痛苦……能、轉移……讓我來承擔,站在黑暗與光明交接處的我……比起被黑暗攏照的你……還要、有更多、更多的空間……能夠、能夠……」
 
能夠存放悲傷……
 
「所以……請把悲傷交給我,我幫你、我幫你……」織雪的身體顫抖著,抓住酷拉皮卡的衣服的手握的更緊。
 
猛然抬頭,直視著酷拉皮卡,「你哭不出來的話我幫你哭!」說完又將臉埋進酷拉皮卡的胸,放聲大哭了起來。
 
優雅的笛聲像要掩護織雪的哭聲分秒不差的響起。
 
酷拉皮卡也微微向前傾,手臂的高度剛好是織雪的背,輕輕的將織雪壓進自己的胸膛,自己低下頭靠近織雪的肩膀,靜靜的等待心中這惱人的能量隨著織雪的哭聲漸漸化去。
 
鮮血從被咬破的唇緩緩流出,金髮掩護著晶瑩滴落在柔軟的地毯上……
 
憐海廢言:
其實發這篇最大的挑戰是做好可能會被酷迷砲轟的心理準備
在酷拉皮卡生日發悲文O_O?
再打這篇的時候我是有閃過這樣的問題的……
不過我第一次在他生日發文耶~去年似乎是錯過了ㄒ_ㄒ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把織雪弄得這麼狼狽,又是嘔吐又是爬窗戶的……
最後還不是洗乾淨了= =
 
我決定要照自己的步調來打這篇文章,字數嫌太多的……
分次看就好了嘛!害我還一直想到底要打多少才不會有人說太多有人說太少。
我決定這篇要獻給自己,可能改天下定決心會把這篇刪掉只留給自己的部落格。
留給有緣人來評論它。
反正又不是什麼好文章~放在人多的地方也不會有幾個人看它。
那麼就把這樣的期待斷個乾淨點……
當然~這是指在受到自己給自己的打擊之後的事……一切視自己的心情而定……
海其實是個自私的人阿……(嘆)

最後的那個畫面真的好難描寫orz
有沒有高手可以指點我一下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