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疑問
 
安靜、沉重……令人無法喘息,房內靜的連高掛在牆壁上的時鍾的滴答聲都聽的一清二楚。已死的隊長,新任隊長失去聯絡,除了等還是只能等……真是令人討厭的時間……
 
坐在舒適的沙發上,什麼都不想,就不會不安了……
 
對……什麼都不要想……
 
織雪不停的催眠自己無視掉心中的不安。裝做什麼都不在意的玩弄火紅的頭髮,索性編個辮子然後在拆掉,就像要炫燿他頭髮的柔順。
 
真不愧是高級飯店,路上來往的車輛如此之多,卻一點引擎聲都聽不見。
 
好慢啊……雖然一開始就知道了,不會那麼快回來的,但是還是……
 
放棄了辮子現在織雪開始變換不同的髮型,專心的玩起頭髮,綁起再放下,最後像是膩了,拿出梳子將頭髮梳直。
 
聽見不大的腳步聲,織雪開心的將梳子一丟,從椅子上跳起來,注視著即將被打開的房門。
 
喀搭——
 
房門開啟,原本要帶著笑容上前的織雪卻退了一步。
 
酷拉皮卡捧著外衣,臉上、衣領還殘留著豆子大的血跡,失了魂的雙眼,空洞的像是要把人吸進去似的。
 
看見酷拉皮卡如同空殼般的走著,其他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經過織雪身旁,手肘稍稍碰觸到,但還是沒有任何反應,撲鼻而來得血腥味讓織雪作噁。
 
作噁?為什麼?
 
一直以來因為工作的關係,碰觸到許多可怕的東西,爲了自保的打鬥也會見到鮮血,大量鮮血淌在自己面前也見過,怎麼會因為這點微量的血腥味就趕到噁心呢?
 
酷拉皮卡走進其中一間房,房門關閉的聲音將織雪從思緒中拉回來。
 
還是一臉不可思議樣,緩緩的走向房間,輕拂著隔著他們的房門。沒有了之前的震驚,隨之而來的是自責,如果一起留下來的話或許能幫上忙才對,至少酷拉皮卡不會是現在這樣子……
 
緊緊的握著拳頭,不自覺的顫抖著……
 
血腥味……是酷拉皮卡的還是蜘蛛?或是現在從掌間慢慢滲出的自己的鮮血的味道?
 
好噁心……第一次覺得血味這麼難聞……酷拉皮卡也是這麼覺得的嗎?
 
不甘的淚水慢慢溢出,織雪慢慢癱坐下來,長長的頭髮擋住她的臉龐,像是要保護她別讓人看見她哭的樣子。
 
扶著門的手也慢慢鬆開、滑落下來,門上還留著點點血跡,那是織雪的不甘、織雪的自責與懊悔。
 
酷拉皮卡的感覺呢?也像她這樣痛苦嗎?
 
不對……一定比織雪更加痛苦吧!他是最直接接觸那些鮮血的人,親身體驗過復仇的感覺的人。看見他的眼睛就知道……
 
空虛、空洞、黑暗、迷惑、氣憤……
 
解脫呢?看不見絲毫解脫或放鬆的樣子……
 
而是更加、更加……
 
 
海の廢話:
沒辦法破千呢~"~這章orz
好沉重好沉重……好灰暗的一篇……
如果讀者也能感受到就是成功了(嘆)
我在寫的時候心情也是很沉重的呢~
怎麼辦?要怎麼寫?打不出來啊QAQ這樣=ˇ=
真的是十分痛苦的被詛咒的一章阿(目)
 
這篇的篇名很搞笑的叫疑問耶OAO
不知道下一篇會不會就叫解答?
我真的很不會取篇名orz
其實問題也沒那麼多,為什麼要叫疑問呢~"~?
嘛~應該沒關係吧(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