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混亂
 

看著急速離去的車子,織雪留在原地隱藏氣息,因為將體型龐大的窩金綁上車,佔據了原本織雪的位子。
 
這樣也好……能夠遠離幻影旅團隊織雪來說是在好不過的。等到安全織雪與其他人連絡,上了另一部車前往飯店與隊長會合。
 
才剛靠近就聽到那最熟悉的聲音:「就為了你們自私的計畫,一下子殺了那麼多人!」如此憤怒……
 
隨即一聲碰撞聲,織雪停下腳步,如果可以的話……不想進入那間房間。
 
「織雪。」簡短的命令語句,織雪緩緩的踏出一步,雙眼轉為橙色,發動氣,空氣中的水氣凝結成無數細絲,像蜘蛛絲一樣的細膩,充斥著整間地下室,接著緩緩消失。
 
還是沒踏入房間,就算會比較吃力,也寧願多花點力氣……不想靠近……
 
瞳色中的紅退掉,恢復成原來明亮的黃,看著酷拉皮卡走出來,強迫自己跳脫思緒,「要去哪裡?」冷冷的,現在沒有多餘的情緒轉換語氣。
 
酷拉皮卡沒有回答。
 
「去見那傢伙嗎?」織雪毫不隱藏讓「厭惡」這兩個大字清楚的寫在臉上。
 
「恩。」
 
「我……不能去嗎?就算只有在暗處觀望?」
 
「不能。」
 
織雪皺起眉頭,他竟然回答的那麼直接,「我必須在這裡準備……」沉重的語氣,將所有不順的事都拋向腦後,現在……是工作中啊!
 
「我希望你出去是為了散心啊……」苦笑,想散心的人是自己吧!「請小心。」
 
「妳也是。」酷拉皮卡現在沒辦法笑,即使是假笑也……
 
看著酷拉皮卡離去的背影,身後傳來不大的腳步聲。
 
「旋律小姐?」無奈的閉上眼,也只能這樣了……「回去休息吧!」甜甜的笑容,放鬆的語氣,與酷拉皮卡不同,她還能笑、還有辦法笑……是因為一直避開幻影旅團的關係吧!隱藏在心裡的混亂,織雪視而不見,裝做什麼也沒發現,只是在逃,逃去哪裡?逃的掉嗎?這些疑問也一並丟棄。
 
這點旋律知道,「恩。」唯有配合她,對她笑這種混亂才會減緩一點。答案……必須她自己找出來才行。

 


掙扎
 

「快逃。」在這樣緊急的時候這是唯一也是必須要說的兩個字。為了自己、為了活命本能的衝出口的話。
 
看著車窗外絢麗的霓虹燈,從高空俯視會是很美的夜景吧!但現在那不停閃爍的燈光只讓人感到噁心,心境的改變能讓眼中的東西改變……真是一點也不錯。
 
確定安全後織雪馬上打了通電話,「酷拉皮卡,不好了,蜘蛛將人救走了,隊長已經被殺了!我們正往PATTERN B的方向,你也快點回來吧!」聽了電話中的回應,掛上了電話。
 

 
這樣沉重的氣氛換做一般人一定會瘋掉吧!
 
「不行,還是沒人接。」
 
試著聯絡隊長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撥電話,一次又一次的念著:沒人接
 
織雪面無表情再次說著已經忘了說過幾次的事實:「我就說隊長已經死了。」
 
「接下來……怎麼辦?」看的眼前沉默的所有人,隊長殉職就變的如此不知所措真是不像話。
 
經過討論後,眾人決定連絡妮翁的爸爸,叫醒了熟睡中的妮翁。妮翁很大方的遞出手機,最後決定酷拉皮卡擔任隊長。
 
飯店大廳,織雪與酷拉皮卡正在調查住房資料,「你……想怎麼做?」
 
「用旋律或芭蕉的名子登記另一個房間。」
 
「我不是說這個,你……想怎麼做?可不可以不要去?」再一次的詢問,其實早有有答案,為什麼這麼執著他的答案呢?聽他親口說出想一次將讓自己跌到谷底,比起懸掛在崖邊還是痛痛快快的墜入谷底輕鬆。
 
啊!對了!就是這樣啊!跌落谷底的話……
 
同伴的腳步聲讓織雪回歸現實,跌落谷底解脫的夢是不可能實現了……
 
酷拉皮卡解釋他的計畫,吩咐每個人要做的工作,卻沒提到他自己。
 
如果摔下去的話……
 
等到眾人離開大廳,只剩下故意放慢腳步的旋律和待在原地不動的織雪與酷拉皮卡。
 
「可不可以不要去?」雖然就算按兵不動對方也會追上來。
 
摔下去的話……就看不到崖上的景色了,不管是好是壞。摔下去的話……就不會再有夢了……
 
失去夢的話……會怎樣?
 
會崩潰吧!全部……都會……
 
原來很清楚嘛!那為什麼希望摔下去?
 
對了!為什麼?
 
像是突然領悟到什麼,織雪走向前,不再是那壓抑的表情,而是原原本本的擔心、像快哭出來似的。抓著酷拉皮卡的衣袖。
 
「不要去。」不再是詢問,而是堅定的反對。不讓酷拉皮卡有回答「不可以」的機會。
 
如果聽到「不可以」三個字,就會像之前一樣認酷拉皮卡擺佈,她會恨把她丟在一邊的酷拉皮卡,會恨沒開口阻止的自己。
 
一定會變成那樣……
 
所以不想聽到。
 
「對不起。」
 
聽到這樣的回答織雪不禁瞪大眸子,抓著酷拉皮卡的手鬆落,他沒回答不可以呢……也沒推開自己呢……是自己鬆手的。
 
「我想和酷拉皮卡一起……」
 
「對不起。」
 
「為什麼?」
 
「會受傷……說不定會死。」
 
織雪竟然笑了,很溫暖的……苦笑。淚水在眼框中打轉。
 
「我可以為你擔心嗎?」像是小孩子一一詢問自己可以做的事,與想不想做、能不能做到無關,這些早已清楚的答案,只要有人肯定,就能不在猶豫,做自己該做的事。
 
「如果可以的話,我不希望,但這只是自我安慰罷了。」酷拉皮卡閉上雙眼,再次張開時他點了點頭「恩。」
 
又是面無表情,酷拉皮卡沒心力笑了呢!
 
「別出事……酷拉皮卡出事的話……我會瘋掉的阿!」試著去笑,因為自己笑的話酷拉皮卡也會跟著笑,就像咒語似的。希望酷拉皮卡笑……請原諒……這樣的任性。
 
「我知道。」
 
在這樣緊繃的時刻,織雪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笑出來了。酷拉皮卡……說了織雪最想聽的話呢!
 
即使如此……現在的我沒辦法笑……對不起……
 
最後的低語,只有旋律聽見。
 
請別告訴織雪……
 
再說下去的話,織雪的笑容又會消失。


海の廢話:
其實這章在台論是分成兩章發的=ˇ=
因為第五章太短了~"~看了很不順眼的樣=ˇ=
有種這張是酷拉皮卡扭曲的開頭
我的想像力還不到能讓酷拉皮卡談情說愛orz
想慢慢塑造成對酷拉皮卡來說織雪是很重要、必須存在的家人(友人?)(情人?)
當然隊織雪來說也是一樣的=ˇ=
兩人都離不開對方的感覺=ˇ=
大概這就是目標XDDD

差點打成織雪第一人稱(拭汗)
(是說~幾乎每次都差點打成第一人稱?)

我想酷拉皮卡回答不可以的話~之後又是那樣子回來會被織雪殺掉吧!

崩潰就是指這麼一回事=ˇ=

殺了酷拉皮卡在自殺=ˇ=

雖然回答不可以或對不起結果都一樣,不過心裡層面的觀感不一樣吧=ˇ=?

因為有種"雖然很想,但很遺憾"的感覺XDDDD

"不可以"的話讓人覺得太快沒有猶豫與顧忌……

 

嘛~其實如果織雪堅決要留下來的話,酷拉皮卡是奈何不了她的喔!

織雪……(逃開)放棄了……

某些方面來說~是被騙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