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只剩下體育社團的成員們還在辛苦練習。澤田綱吉正為了校園還有人而感到慶幸,而一旁的里包恩看起來十分失望,想必他是想讓忘了帶文具回去的阿綱一點教訓。放學後無故進入校園遊蕩一定會被雲雀咬み殺す。

「嗯?阿綱!」剛換好衣服的山本正準備回家。

「啊!山本!」看見好友雖然開心但……『野球部練習也結束了嗎?不趕快拿回課本回家去就不妙了!』

「你好!」

「喔!」

「對了!阿綱為什麼來學校?」

「因為有個笨蛋把東西忘在學校了……」里包恩跳上山本的肩膀上,順便幫阿綱回答。

『那個”笨蛋”是多餘的吧!』阿綱內心的吐嘈。

「嗯?是忘在教室嗎?我跟你一起去吧!」山本笑笑的說。

「恩,謝謝你。」

「嗯?沒有……」

「怎麼了?」

「找不到……」

「會不會忘在理科教室或是音樂教室?」

音樂課後是理科,而理科整節都在做實驗所以沒用到筆,所以也不知道是在音樂課時忘了帶走或是丟在理科教室因為沒使用到而被遺忘了。

「總而言之都去看看吧!」山本提議。

「不在理科教室。」

「這樣的話就剩音樂教室了!」山本笑容依舊。

「對不起,山本,沒想到會弄這麼久。」前往音樂教室的路上阿綱有點自責的說著。『雲雀さん別出現阿!』

「別在意!阿綱。」

「恩……嗯?」

音樂教室傳出優美的提琴聲。『是哪個不怕死的這時候在學校拉琴?』在讚嘆琴聲美好之前阿綱腦中先浮現這句話。

「嗯?有誰在嗎?」在一旁的山本看著半開的門問著。是說這曲子好像在哪聽過?

阿綱則是搖搖頭。

山本輕輕的拉開教室門,雖然聲音不大,但門內人嚇了好大一跳,原本優美的曲子被一聲尖銳摩擦聲打破。

雪白的頭髮閃爍著傾斜的溫柔陽光,灰藍的眼矇瞪大,臉上寫滿了驚嚇。差點沒把手上的提琴給掉了。

「上月,對不起嚇到妳了。」嚇到人的罪魁禍首山本不好意思的道歉著。剛剛有一瞬間山本也驚到了。

「沒想到是上月……」阿綱的表情微微吃驚,誰都沒想到紫希會呆在學校。

紫希已恢復鎮定,並搖搖頭。

「對不起我拿完東西就走。」驚覺破壞別人雅興的阿綱也道歉了起來,並快步的走向自己上課時的位置把文具拿回來。

「對不起我們馬上就走,妳繼續拉琴。」阿綱再多說了一次,因為她看見紫希開始收拾東西。

紫希依然搖頭,「沒關係,我不想拉了……」

「怎麼會?真的非常對不起。」聽見紫希的回答阿綱又道歉一次。

「真是的,竟然破壞到女孩子的心情。」從剛剛開始就不見人影的里包恩突然出現。「那麼好聽的曲子就這樣被打斷真是罪過阿。」里包恩用悠閒的語氣刺激山本和阿綱。

里包恩跳上其中一張桌子,「紫希讓他們聽聽以妳現在心情會拉出什麼東西吧。」

「但是……不想拉琴的時候拉琴的話……」能夠無視里包恩小大人的行為並正經的與他對話也只有紫希做得到。

「我知道,就因為這樣所以要讓他們知道你心情被破壞成怎樣。」

紫希眉頭微蹙,但還是把收好的提琴拿了出來,有模有樣的架在肩上,但出來的聲音卻是……

不知道拉了幾個音紫希停下來,因為這種聲音一聽就知道不只傷耳朵也傷小提琴。

阿綱整個嚇傻了眼「剛剛……剛剛那個曲子怎麼跟現在差那麼多?」

「阿哈哈,總覺得很厲害阿。」山本依然笑笑代過,但看起來卻有點僵硬。

里包恩取下列恩變成的耳機,悠閒的解釋著,「音樂是會反映心情的鏡子,聽這個聲音就知道紫希的心情有多糟,你們要好好賠罪!」

『由帶著耳塞的你說這種話?』

紫希再次收好提琴,「沒關係,你們已經到過歉了……」

里包恩又接下去說「那就請她吃個飯算道歉吧!」

「……」不知道里包恩到底在堅持什麼,紫希選擇沉默。

「這樣的話,來我家吧!」山本說。

「哼,不是很好嗎?」里包恩因為詭計得逞冷笑了一聲。

原來里包恩在打壽司的主意……

雖然知道里包恩的計畫,但紫希還有些顧慮:「但是……」

「沒關係啦!就算加上阿綱和小鬼,老爸他也不會介意的!」

紫希視線悠悠的飄到一旁,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上月不想去不用勉強。」發覺紫希想回絕的樣子的阿綱開口。雖然紫希慢慢的跟小春、京子走的近,和他們相處也不像最初那樣緊張兮兮的,不過這樣的邀約對她來說或許是個困擾。

聽到阿綱這麼說,紫希連忙將視線移回來「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是要去囉!」為了吃壽司而不擇手段的里包恩又開口了。

「那就走吧!」

「恩……」紫希點點頭,將小提琴收進櫃子裡。

「咦?那把小提琴不是上月的嗎?」

「不是,我的琴沒帶來……留在義大利的家裡。」

「為什麼?」

「我以為……我不會想拉琴……」

「老爸,我回來了!」打開自家大門,笑的十分爽朗。

「喔!武,今天練的真晚啊!」山本的爸爸也一樣笑的非常爽朗。

「打、打擾了……」紫希不大的聲音從山本的身後傳出,怯怯的探了探頭。

「打擾了。」一旁的阿綱幫紫希再付送一遍。

「喔,是阿綱!武身後的那位小姐是客人嗎?」

「阿恩,是同學啦!上次慶祝藍波出院的派對不是也有來過嗎?」山本帶領的大夥走進屋內。

「喔喔!我想起來了!那次派對的甜點就是她帶來的嘛,不過在派對上都沒說到幾句話……」之前慶祝藍波出院以及僞相撲大賽慶功宴上除了美味的壽司外,還有許多西式點心。

紫希緊咬著牙不發一語。

「老、老爸。」山本和阿綱是知道的,幫忙準備那場派對,紫希一定鼓起了很大的勇氣,但山本伯父現在的說法就像潑了紫希一盆冷水。

「阿、啊!對、對不起啊!」發覺自己說錯話的山本伯父連忙道歉「小姐是來吃壽司的吧!看你吃多少我請客。」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要海膽。」里包恩逕自坐上椅子點起菜來了。

「喂!里包恩!」看到這樣我行我素的里包恩阿綱終於喊了出來。

「沒關係,阿綱也吃吧!」

「咦?我也可以?!」突然被點名的阿綱嚇了一跳。

紫希默默的坐到里包恩的旁邊。

「盡量吃別客氣啊!」山本笑著說。

「那、那我要魚卵。」阿綱也結巴的點起菜來了。

「那,那位小姐呢?」

「……煎蛋……」

在山本伯父回答”好”之前里包恩先開了口,「本來就是為了妳才來的,主角怎麼可以吃這麼便宜的呢?」好不客氣開始享用的你沒資格這麼說吧!「山本的爸爸給她甜蝦好了,順便一題我要螃蟹。」

「好的。」

「啊!老爸我也來幫忙!」說著山本捲起袖子開始收拾起空桌。

「螃蟹和甜蝦好了!」

「那、我開動了……」語畢,對端茶來的山本輕輕的點了點頭後將壽司送入口中,「……好吃……」

「那是當然的。」山本伯父開心的說著。

「阿哈哈,因為我家的壽司是第一的。」山本也驕傲的說著。

紫希開心的點了點頭,「恩,非常好吃。」將另一個也送進嘴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紫希笑容多了也更加深了。

「下個吃章魚好了。」里包恩又幫紫希點起來了,「干貝也不錯……」

「打、打擾了。」

幾日後紫希又再次造訪山本家,聲音一樣細小,但比之前還要鎮定。

「喔!歡迎光臨。」山本伯父依然精神的打招呼。「又來吃壽司嗎?」

紫希搖搖頭。

「那是來找武的嗎?喂!武,上次那個白頭髮的同學來找你喔!」不等紫希回應,便對屋內大喊。

「上月?」

見到山本出來紫希上前遞出一包手工餅乾,「這個……是上次請我吃壽司的謝禮……還、還有給伯父的……」

「是我們要請的就不用給謝禮啦!ま……還是謝謝囉。」

「但是……吃了很多……」

「阿哈哈,不用在意啦!因為好吃才多吃的對吧!」山本燦爛的笑了。

紫希不好意思的點點頭「恩……」把手上的提琴盒抬高到鼻前,將臉、將不好意思的笑容擋起來。

「那個是?」

「請寄過來的,因為很久沒用了所以要拿去調整。」

「讓武陪你去好了。」原本將手工餅乾拿近屋內的山本伯父走了出來。

突然的提議讓紫希不知所措「不、不用。」

「沒關係,剛好武要去送貨。」說著將好幾盒壽司交給山本,「這是樂器行老闆訂的。」

「喔!那我走了。」

莫名其妙變成和山本兩個人一齊行動紫希顯的有點僵硬。

「上月現在很想拉琴嗎?」路上為了讓不自在的紫希放鬆點,山本是著用聊天來化解。

紫希搖搖頭,「不是現在,以後……或許……」

「是嗎?」雖然效果不錯,不過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聊什麼。

「山本君想聽我拉琴嗎?」紫希提問。

「雖然我不懂音樂不過還滿想聽完上次那首曲子的。」那個柔和溫暖的曲子聽起來很舒服,就算沒接觸古典音樂的人也能馬上接受並喜歡上。

「山本君想聽我拉琴?」紫希又問了一次,「想聽的是那首曲子,還是我拉琴?」

山本像是被問倒了,一愣又苦惱的笑了笑「這個,我不懂音樂也沒聽過別人拉這首曲子,所以我不知道。」

紫希搖了搖頭,「那首曲子,當天音樂課老師讓我們聽過……」

這麼說那時聽到琴聲後有熟悉感就是因為這樣?不過如果是一樣的曲子為什麼在課堂上聽的時後沒有像聽到紫希那樣留下深刻的印象?

看山本的表情像是想起了這件事,而且那節課山本意外的沒睡覺。音樂課上一樣的曲子只讓山本留下”在哪聽過”的感覺,然而紫希卻是……

「恩,想聽是想聽,不過上月並不想拉吧!」終於山本回答,笑容掛在臉上。想起那驚人的聲音,也不敢要求她拉給人聽。

「不要緊……」紫希停下腳步,山本奇怪的放慢腳步,並回頭看停下來的紫希,在他問「怎麼了」之前紫希先開了口。

「山本君想聽的話……我就會想拉琴……」堅定的眼神說明她沒說謊。

山本被震住了,笑容從臉上消失並寫滿震驚。

「山本君想聽我拉琴嗎?」又問了一次,不知道紫希為什麼這麼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恩。想聽。」不是敷衍,是真的想聽。如果能在聽一次那令人舒服的聲音那該有多好?這是發覺紫希琴聲和別人琴聲的差別的山本的想法。

這就是紫希想要的答案了吧!在前一刻眼裡還透著不安,害怕山本的答案是不想。但現在放鬆下來便不自覺的笑了,不應該不是放不放鬆的問題,而是開心。

在小提琴調整完畢後樂器行傳出柔美的曲調,不為什麼,只為了山本一句想聽,紫希有了拉琴的慾望拉了一首又一首……




海の廢言:

又是一篇打著打著就想挖洞鑽下去的文章orz

有人喜歡自己的琴聲,並希望能夠聽到,是件幸福的事,對紫希來說。
在義大利的時候因為白髮的關係紫希拉琴會被拿來大作文章(拉的好所以更嚴重)
可能是被影響了吧!所以除了家人和獨自一人的時候才會想拉琴。
不過紫希一直在改變,又有山本一句想聽,讓紫希覺得很溫暖、幸福,所以在有老闆和少數不認識的人的樂器行紫希才能拉出好聽的聲音。

我想紫希應該不會想問其他人一樣的問題吧(遠目)
這篇時空背景是在瓦利亞戰結束後~
是由忘了什麼時候腦中閃過幾個畫面和一句話——

紫希拉琴,加上黃昏音樂教室,形成美麗的畫面。
然後被闖進來的人嚇一跳。

紫希吃著壽司,並且充分的展現了我設定的”坦率”性格,應該還有點直接=ˇ=b

紫希(堅定貌):「你想聽的話,我就會想拉琴。」
山本一愣。

猶豫了很久決定把”さん”和”君(くん)”放進去~反正是我打給自己的嘛~╮(=▽=)╭
那句我要開動囉也有打成日文的念頭閃過~不過還是算了要打解說很麻煩(喂)
雲雀的口頭禪"咬み殺す"是一時貪玩打成日文的XDD發現我拼對的時候超開心的應該沒打錯XDDD

一直沒讓山本伯父叫紫希”上月”或”紫希”,因為我不知道山本伯父知不知道紫希的名子
因為之前見過嘛~但是紫希很少說話
當她不知道好了,找不到讓她介紹的地方orz
本來想讓他因為紫希吃的很開心很幸福的樣子和毫無保留的說好吃,就開心的問紫希的名字這樣……
不過我打不出來○△○(魂飛)
結果最後連”白髮的同學”都出來了,突然擔心了一下紫希被這樣叫會不會不高興……
應該……是沒事吧!會介意的話應該會去染頭髮=ˇ=

收尾又沒收好?!突然有這種感覺orz
我還沒想到補救的辦法orz

ま~暫時就讓他這樣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