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交戰
 

原本平靜的大樓四週開始聚集了好幾輛黑色轎車。持槍的黑道成員紛紛下車進入會場。
 
結束閒談將視線轉回大樓還是幾分鐘前的事,織雪不安的盯著大樓,等待著旋律將所見回報、下個指示。
 
接下指令,織雪用深褐色斗篷將顯眼的紅髮藏入其中,也將與黑道格格不入的雪白民俗服裝遮蓋起來,三人混入會場。
 
織雪將斗篷拉的更低檔住他的臉,其實就算他穿著一身白進場也不會有人注意到,因為現場是這樣的混亂。聽著搶先進入會場的黑幫成員喊著:所有人都不見了!競標品呢?快去倉庫看看!
 
「看樣子會場裡的所有人在一瞬間消失了!」酷拉皮卡報告著大樓內的情況,「其他的黑幫保鑣也趕到了!目前一片混亂。」
 
接著跟著搜尋現場,在一旁的盆栽中發現了費婕的手環,「這是……」
 
「費婕的……不會吧……」織雪不敢相信的看著四周,在怎麼說也太誇張了吧!剛剛黑幫成員的對話還在腦中回蕩。
 
旋律、織雪和酷拉皮卡靜靜的等待下個指示,與陷入混亂的黑幫成員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等待的指令是與史庫瓦拉會合,一同找尋競標品的下落。
 

 
一行人來到勾德沙漠,窩金正與黑道廝殺……不!黑道完全只有被殺的份。
 
「可惡!好不容易追到這裡卻過不去!」史庫瓦拉奮力的甩上車門,正準備衝進前發車群被織雪攔了下來。
 
織雪摘下擋住臉的斗篷,順手將斗篷內的長髮拉出來,一甩長髮,原本凌亂的髮絲又順了下來,睜開她那明亮的雙眼「想活久點就乖乖呆在這裡觀察情況。」織雪銳利的眼神是最有用的緊告。
 
史庫瓦拉稍稍退了一步,似乎是那擁有遏止作用的眼神和話語起了作用。
 
酷拉皮卡和史庫瓦拉拿起望遠鏡,在不受到波及的地方觀察。
 
碰——!
 
遠處傳來驚人的爆炸聲,「怎麼會有這種人……」史庫瓦拉呆住了。
 
「怎麼了?」織雪冷冷的問,但隱藏不住眼中的不安。
 
「用單手擋下火箭砲。」酷拉皮卡解說著,「看樣子對方是強化念能力者,而且實力不知強過幾被,比我們早到的應該全死光了。槍砲根本沒辦法動他分毫。」
 
酷拉皮卡將望遠鏡遞給芭蕉「你自己看比較快,看了你就會知道他的氣有多強、死了多少人。」
 
「天啊!他竟然單手張人像紙削一樣捏碎……」史庫瓦拉微微的顫抖,「誰會想去抓這種怪物啊?打死我都不去!」放下望遠鏡,剛剛的恐怖景象還在腦中沒消失……
 
「我也是。」芭蕉說道。
 
「為了上面的任務,我們總不能就這樣回去。」聽到酷拉皮卡這麼說,織雪又覺得心頭一震,無法控制心臟大力的跳著,無法平息下來……
 
不是……
 
織雪的腦中有個聲音告訴她,不是……
 
酷拉皮卡說謊……他並不是為了任務……
 
「你這笨蛋,這種任務誰都沒辦法完成的吧!」史庫瓦拉大聲的斥責。
 
織雪從他的思緒中回到了現實,趕緊找個話題,瞥見了眼神不對的旋律,「旋律小姐,怎麼了嗎?」
 
旋律像在地裡搜尋什麼似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心跳聲。」
 
酷拉皮卡聽了一瞥地面,一到像被土撥鼠穿過的土壤,形成一條小土坡,在史庫瓦拉的車頭前停了下來,一個似人非人的……應該說是一種怪物吧!鑽出地面。
 
「這是什麼?」酷拉皮卡不可思議的看著……
 
「陰、陰獸。」史庫瓦拉吞了吞口水繼續解說著「黑道集團的首領——十老頭最引以為傲的武鬥派實戰部隊,就是陰獸部隊。」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畢竟自己也是第一次見到。
 
緊接著另外三個陰獸也走了過來,稍稍打聲招呼後就離開了。
 
織雪吞了吞口水壓驚,並向史庫瓦拉要了望遠鏡。與酷拉皮卡一起觀察戰況,十二隻腳的蜘蛛經過多年後又出現在織雪眼前。織雪覺得體內有什麼就要爆發了,緩緩的放下望遠鏡,有意沒意的看向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專注的看著遠方的大戰,織雪閉上眼好一陣子又繼續看著遠方的「地獄」。
 
陰獸快速的被擺平,史庫瓦拉正忙著報告當前情況,酷拉皮卡卻失去理智的往前走,氣氛凝重的讓人窒息。
 
織雪握著望遠鏡的首因為用力過度指尖微微氾白,看著酷拉皮卡移動,腦中變的一片冰冷,視線漸漸模糊……
 
「喂!酷拉皮卡已要去哪裡?」看見酷拉皮卡移動,史庫瓦拉連忙叫住他。
 
「這還用說嗎?我要去抓住那些傢伙。」語氣平淡,卻有隱藏不住的激動。
 
「先等一下!我們要等達佐孽的指示。」
 
「我無所謂。」冰冷的雙眼,冰冷的語氣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織雪。
 
淚水似乎要奪框而出,史庫瓦拉忙對著電話解釋著,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股氣包圍在酷拉皮卡四周,如此冰冷、如此強烈。自己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定、一定要做點什麼才行……心中卻有一個聲音對她說,別阻止……
 
不聽他人的勸說,獨自走著,織雪緊握著拳放在胸前,閉上眼,試圖趕走擾亂她行動的惡魔。
 
別阻止,去報仇吧!這是他的期望,也是你的期望。
 
不可以……織雪告訴自己。
 
但是妳想去殺了他們不是嗎?那些讓你痛苦的兇手。
 
不可以……不等「惡魔」回覆繼續說著,現在酷拉皮卡的做法只是去送死,要阻止,一定要阻止!
 
猛然睜開眼,眼睛從橙色變回明亮的琥珀色,沒人察覺織雪眼睛一瞬間的變化,就連織雪也沒察覺。
 
酷拉皮卡突然覺得手臂一陣冰涼,幾乎再同一時間,柔柔的長笛音響起,酷拉皮卡的情緒緩緩鎮定下來,回頭——
 
織雪冰冷的手緊緊的抓著酷拉皮卡的手臂,冰冷的透過衣袖傳到肌膚,蒼白的小臉不安的看著他,眾人都已平靜下來,但織雪的手還微微顫抖著,一樣的冰冷、蒼白。
 
「不用擔心。」看著為自己如此擔心的女孩微微的笑了,「我已經冷靜下來了。」
 
雖然酷拉皮卡這麼說,但織雪不安、懇求酷拉皮卡冷靜的眼神並沒有就此消失。
 
織雪還沒有鬆手的意思,酷拉皮卡知道她嚇到了、嚇壞了。將左手輕輕的握住織雪緊抓著自己不放的手上。織雪的手很冰,就像他手上的鎖鏈一般。「真的不要緊。」
 
聽到酷拉皮卡這麼說,織雪才慢慢的鬆手勉強擠出微笑回應酷拉皮卡。
 
轉過身,用微微顫抖的雙唇輕輕念著,「謝謝妳,旋律小姐。」輕輕的鞠了個躬。
 
旋律偷偷的比了個手勢,表示了解。
 
「史庫瓦拉。」酷拉皮卡叫住了報告到一半的史庫瓦拉,慢慢的走道他面前,「幫我告訴隊長我有勝算,請讓我去。」
 
已知道酷拉皮卡要怎麼做,只要沒失去理智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織雪這樣想著,戴上了白狐面具拉起披風,將她顯眼的紅髮蓋住。
 
酷拉皮卡嘴中念著祈禱文,放出了中指束縛鍊,迅速的將窩金五花大綁拉到面前。
 
 
海の廢話:
距離上次發文竟然有兩個月了=口=?!
上高中後整個都懶了○△○?!
海上的高中風水不好(←牽拖)
 
這章的斜體字,基本上當做織雪的內心
 
海發現海犯了個大錯,我在前幾章一直忘了讓織雪把她搶眼的頭髮遮住,而且做偵查人員我想是不能穿白的才對orz
對不起是我錯了,其實她應該要一開始就批披風的Q口Q(除了見小傑他們以外)
大失敗……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