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閒談
 

從遙遠的高樓眺望,需要監視的目標物在遙遠的500公尺外,這裡已是最近的監視距離。
 
鈴——
 
電話聲響起,酷拉皮卡按下通話鈕,電話裡達佐孽問情況如何,旋律很快的回答:「沒有異常。」彷彿接電話的人是她。
 
酷拉皮卡用自己的方式報告:「外面這邊沒有任何動靜……了解,有狀況我們會通知你們。」掛掉電話,看著拍賣會場大樓。
 
在外監視也就只是從500公尺外盯著大樓看,三人聊起了地下拍賣會和這裡黑道的狂妄。
 
織雪嘆了口氣,作為這個話題的結尾,眼睛繼續盯著在怎麼監視也毫無用處的大樓看。
 
「可以問你們一個問題嗎?」旋律的聲音響起。
 
織雪依舊望著遠方,酷拉皮卡簡單的恩了一聲。
 
「關於那個火紅眼……」
 
聽到火紅眼,織雪和酷拉皮卡稍稍動搖了。
 
「跟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織雪一撇面無表情的酷拉皮卡,便移動了幾步的地方凝望遠方。
 
「為什麼你要問這個問題呢?」
 
紅髮垂下檔住了織雪的側臉,到了友克鑫市後只要提到火紅眼,酷拉皮卡四周的空氣都會變得沉重,所以織雪選擇避開。
 
旋律還是像以往一樣的說話方式:「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好奇,因為達佐孽在讓我們看投影片的時候,我可以聽到你心跳的聲音很激烈,還可以聽出那種心跳旋律,像讓人無法捉摸的忿怒。」
 
酷拉皮卡靜靜的聽著旋律的解釋,「看樣子是瞞不了你了,沒錯,我是窟盧塔族的族民。」酷拉皮卡平淡的說著,「雖然我們的眼睛平時接近水藍色,一旦興奮就會接近紅色,為了不讓別人發現,我平時都帶著黑色的隱形眼鏡。因為我想找回同胞們被奪走的眼睛,我才會想盡辦法找到這份工作,不管怎麼樣我都要將那些眼睛環給同胞,你會向達佐孽報告嗎?」
 
旋律想了一下:「還是不要好了,我可不想被殺。」
 
「連這個也感覺的到嗎?」語氣微微的驚訝。
 
「因為心跳是不會說謊的,你開始跟我說這件事的時候,心跳聲雖然很平穩,我卻聽出了暗地裡有著非常冷酷的旋律。那是意志堅定的人,才能發出的覺悟的旋律。它告訴我,就算你說出去了我也不會怪你,但我只好殺人滅口。」旋律解釋著。
 
對話結束,酷拉皮卡看向織雪,長髮完整的擋住織雪的側臉,看不見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是否有聽到他們的對話。既然不知道,再看下去也沒意義,酷拉皮卡看相了另一個方向。
 
旋律走進織雪,「為什麼不安?」
 
織雪沒回頭,「討厭……」雙手握緊欄杆,「那樣的酷拉皮卡……」
 
織雪的心跳聲說明了她沒有說謊「為什麼?」
 
「好不容易見面了……卻是那樣子……」被長髮擋住的雙眼,閃爍著點點淚光。
 
「那你希望他是怎麼樣的呢?」
 
織雪沒回答,腦中閃過的答案應聲聲的哽在喉嚨裡,握住欄杆的手鬆了一點。
 
「希望別人怎麼對待你,你就要怎麼對待別人。」旋律的聲音依舊柔和,「這是連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對嗎?」對著被長髮擋住的側臉笑了一下,靜靜的看著織雪的反應。
 
織雪把欄杆握緊,像是要徒手將鐵制的欄杆捏碎似的。又放鬆了下來,原本為低的頭稍稍抬起,像是下定決心似的,抹去快要滑落的淚水。
 
看著織雪的反應,旋律的笑容更深了。
 
織雪終於回過頭,對著身型嬌小的旋律一笑,輕輕的深呼吸,從旋律身邊跑過,跑到了酷拉皮卡的身旁。
 
酷拉皮卡被織雪的舉動嚇到,剛剛還不理人,現在又跑過來,到底和旋律說了什麼?
 
「吶……酷拉皮卡。」輕輕抓著酷拉皮卡的上衣,就像怕他會跑掉似的。「見面之後一直沒機會說話呢……」帶著微笑還沒抬起頭,以前平視就能看到酷拉皮卡的臉,如今看到的是脖子、肩膀、下巴。
 
酷拉皮卡無異識的輕握住織雪抓著自己衣服的手臂,簡單的:嗯。了一聲表示同意織雪所說的一直沒機會說話這件事。
 
「吶……酷拉皮卡。」織雪的手抓的更緊,「好久不見。」猛然抬起頭,帶著些許不安的微笑。
 
酷拉皮卡一愣,就只為了這一句話?但卻有一種……
 
「恩,好久不見。」酷拉皮卡不自覺的微笑。
 
織雪笑裡的不安消失了,笑的更加燦爛。
 
酷拉皮卡的笑容也跟著柔和下來。
 
卻有一種……溫暖?
 
 
海の廢話:
本來以為這章會拖更久,不過因為要開學了趕快把它生出來orz
越來越不會取標題了orz
基本上照著動畫打的對話是複製貼上的,畢竟都一樣嘛~全部重打好累阿O口O所以~就這樣(啥?)
之前還遇到電腦掛點之事件
沒有流失很多東西(拭汗)
但也流失不少阿阿阿阿阿QAQ
 
織雪被我軟弱化了=口=?!怎麼這麼早就哭了~"~(迷:不是你打的嗎?)
旋律一定覺得織雪是個傻孩子吧!海也是這麼覺得的(作者不是你嗎?)
 
酷拉皮卡在那裡笑了沒問題吧~"~這點有點擔心orz
後面進入了兩人世界?!
完全無視旋律的存在=口=?!
我想旋律在一旁笑著看著兩個小傻瓜吧ˊˇ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