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期題要:

其實這篇是【鑰匙】的翻修,海沒打第二部就先翻修了啊=▽=

所以之前的什麼民族的解釋海就不再弄拉~

基本上織雪的能力早就犯規了,解釋了也只會讓我想找個洞鑽下去,所以!!請就讓我這樣吧╭(ˍ ˍ)╮

以上


 

楔子
 
我做不到,因為我知道那是怎樣的感覺
所以即使心裡明白,還是無法阻止
但至少在結束以後能夠陪伴在你身邊
至少讓傷口不在那麼痛人
畢竟我能做的只有這樣了……

 
初遇
 
一個有著一頭紅褐色長髮的女孩,緊緊抓著母親的手,琥珀般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打量著眼前的男孩。
 
無視母親與男孩的母親的對話,「你……」話還沒說完,男孩比女孩快了一步說出兩人面對對方時出現的疑問。
 
「你的名字。」
 
女孩因為自己想說的話被搶先一步而感到不悅,微微的皺起眉頭。
 
看著沉默的女孩,男孩眨了眨眼,也許是不懂他的意思?在心中猜測女孩這樣反應的原因。之後在腦中轉了幾種說法,最後整理出一句,極禮貌的:「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女孩眉頭鎖的更緊了,原本應該禮貌的回答對方,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出口卻是——不要!
 
突然間原本在交談的兩位母親也安靜了下來,吃驚的看著女孩,尤其是女孩的母親,前一秒的笑容瞬間僵硬。男孩腦中閃過了斷裂聲,大概是理智神經斷裂吧!
 
發現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趕緊用著禮貌的語氣說著:「請先告訴我你的名字。」
 
這句話不但沒讓前面那尷尬氣氛緩和,反而比沉默更加糟糕。
 
基於禮貌,男孩帶著燦爛的假笑,爽朗的回答:「不要。」
 
四周的空氣瞬間凍結,兩個孩子盯著對方,像是看著對方的臉就能知道對方的名字,等找到答案後可以驕傲的對對方說:即使你不說,我也知道。
 
兩位母親被孩子們的對話嚇傻了,從沒見過他(她)這樣說話。
 
連忙對著自己的孩子:「織……怎麼這麼沒禮貌!」
 
男孩好像發現了什麼,眼睛稍稍睜大,又恢復原狀。
 
「酷……怎麼這樣說話!」因為兩位母親的話幾乎疊在一起,所以聽的不很清楚。
 
女孩也出現了一樣的反應。兩個孩子無視母親的指責異口同聲問道:「你(妳)的名字是酷(織)嗎?」
 
聽到對方說出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話,不悅的皺起眉頭,之後又同時回答:「不是!」
 
噗滋!兩位母親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兩個孩子默契未免也太好了點,明明第一次見面,連對方的名字都還不清楚。
 
「名字是很重要的,我不想隨便告訴別人。」看出母親有意要告訴對方,女孩緊緊抓住母親的衣角。對著母親搖搖頭。
 
「既然這樣那我就隨便叫啦!」男孩無視著急的在她身邊打轉的母親逕自的說著。
 
「恩。」女孩低下頭,像是同意了。等等!名字重要到不想告訴別人,難道讓別人隨便替自己取名就可以了嗎?搞不懂孩子的邏輯……
 
「那我也隨便叫。」
 
看樣子只是賭氣不想告訴對方,兩人都試著用高傲的語氣逼對方妥協,不過似乎無效,最後卻演變成這樣。兩位母親無奈的聳聳肩,一方面也覺得有趣,便不再制止。兩人都用聽見的對方的名字的「碎片」稱呼對方。
 
之後的日子
 
「妳在看什麼?」看見女孩蹲在河邊,右手泡在水裡一動也不動的看著河水。
 
聞聲,女孩轉過頭看像男孩,「吶吶!酷,你看!」將小手晾在男孩面前,手掌上方「漂浮」著一灘水,因為微風而有了波紋。
 
「這是?」正要用手碰觸時,水才啪!的一聲到落到女孩的掌心,接著散開,只剩下因為泡在冷水裡而微微泛白的手,濕淋淋的停在半空中。
 
因為突如其來的變化楞住的酷,將視線移向織,不甘寫滿了她的臉。
 
「織,那是什麼?」酷皺起眉頭詢問,剛剛那不正常的河水是……?
 
「族裡的秋水哥哥能夠把水操控的很漂亮,蒼風姊姊能用風讓花瓣跳舞……長老說我可以像他們一樣玩『風』和『水』,不過我只能做到這樣……」說著又從河裡捧起水,讓水離掌大約三毫米的距離,水又啪的一聲掉落。
 
織嘆了口氣,看著失望的織,酷硬把自己從驚訝中拉回現實。啊……那就是納亞奇的能力嗎?一般人不可能辦到的,她辦到了卻露出一臉不滿意的模樣,如果讓山下的人看到了,一定會氣死的吧!
 
「吶……你是最近才開始嘗試那個的嗎?」酷指了指織的手。見織點了點頭有繼續說下去。「那麼,沒好好花時間練習就想做的向他們那麼好嗎?」用著冷漠、屬於旁觀者的語氣說著。
 
只見織皺起眉頭脹起臉,用盡一切辦法,把大大的不悅寫在臉上。過了幾秒好像放棄了,「想回去了!」語畢,便匆匆的往自己村子跑回去。
 
啊啊……生氣了?真是的說好要出來玩,結果說幾句話就生氣回去了……不過那好像是我害的……要去追她嗎?不!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而且這樣就受到打擊是他修練不夠。不過如果她真的被打擊到的話是我的責任,恩對!至少要讓她振作起來……
 
在心裡和自己交戰一番後,決定追上去。好不容易找到織,看到她正和族裡的姊姊在一起,特殊的碧髮那人手掌攤在織面前,掌上放著幾片花瓣,兩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花瓣,看著花瓣被看不見的力量帶動,就像跳舞一般,在掌上跑著、跳著、轉著。
 
跳舞……?啊!就是她說的那個蒼風姊姊吧!
 
緩緩的走進,那位姊姊好像注意到他了,甜甜的笑了,招招手將他喚到面前。將花瓣放到織的手上,又在她耳邊說了什麼,只見織心不在焉的點了一下頭,十分專注的盯著手中的花瓣。
 
蒼風離開織身邊,從酷的身旁走過,輕輕的拍了拍酷的肩膀,對他一笑,接著離開。
 
走近織但她專注於手上的花瓣沒發現身旁的人已經從蒼風變成酷,也可能是蒼風早就告訴她,所以並不在意。
 
看著花瓣在掌上跳阿跳的,一定是織在模仿蒼風吧!但是蒼風比起來那片花瓣比較像殘障……就在下個瞬間,花瓣靈巧的轉了個圈。
 
原本緊皺的眉頭瞬間放鬆,織大力的轉頭面向酷,像是要炫耀般興奮的喊著:「成功了!成功了!酷!你看到了嗎?」
 
面對大叫的織,酷僵硬的點了點頭。「嗯,我看到了。」霎時覺得擔心她會情緒低落真像笨蛋。
 
「吶吶,有一天我會弄得跟蒼風姊姊一樣,你要看著啊!」宛如琥珀般澄澈的眼矇緊緊盯著對方,眼中充滿著期待不讓對方有任何說不的權利。
 
「嗯!我知道了!」這似乎是自找的麻煩,原本該安慰她的,就因為一時嘴拙變成要常常陪著她練習。
 
漸漸加深的羈絆
 
節奏的呼吸,搭配著手腳的動作,金髮與飛濺出來的汗水在陽光下閃爍著。雖然在這種山區裡不會有什麼危險,但為了預防萬一族人們還是十分謹慎的教會每個族人足以防範外敵的武術。
 
織坐在大石頭上,吃著手上的餅乾,看著酷練習一邊想著今天的練習時間好像變長了?悠閒的喝著保溫瓶裡的紅茶,和在太陽底下認真練習的酷型成反差。
 
刷刷刷——‥
 
雙刀俐落的將木樁切成好幾等分,酷停下來調整呼吸,族裡大人看到這幕從四面八方傳來驚呼。
 
「好厲害!好厲害啊!」織從石頭上跳下來,又跳又叫又拍手的。又匆匆的從一旁拿了毛巾遞給酷。
 
「謝謝。」
 
「吶吶!今天的練習結束了對吧!」織興奮的問著,在木樁被劈開的那一瞬間,之前沉靜下來的玩心隨著木樁掉落地面的巨響爆發出來了。
 
「呃恩!」酷回頭看了看指導老師,只見他笑的燦爛對著酷點點頭說著「去吧!」
 
織比酷還要興奮許多,開心的蹦蹦跳跳的到大石頭上拿下餅乾和紅茶,便拉著酷跑進森林。
 
「嘻嘻!」
 
織突然笑出聲音,酷疑惑的看著她,「怎麼了?」
 
「果然酷很厲害啊!」織笑的眼睛變成月牙狀。
 
酷不好意思的「啊」了一聲「沒什麼大不暸的吧……」說著說著臉紅了起來。搞不懂為什麼織能這麼坦率的說出這種話,而且似乎比他這個當事人還來的高興。
 
和以往一樣走到河邊,「剛剛再太陽底下做武鬥訓練那麼長的時間一定很累吧!而且還要慶祝酷讓族人另眼相看……」說著織脫下鞋襪踏進淺河裡,蹲下用手撥動河水,河水像是被吸起來似的跟著織的手到達了高空,像雨一樣灑落下來,「所以來玩水吧!」豪不在意被淋濕的身子在自己創造出來的「雨水」下恣意的轉圈。
 
本來想好好抱怨織,總是用這種莫名其奇妙的方法慶祝,應該說只是幫自己找理由玩。但看著清澈的河水如雨一般的降下,陽光使水滴像水晶閃爍著,看著織專注在舞蹈中,揮著手臂河水像彩帶般在她身邊纏繞著,火紅的頭髮和青綠的服飾形成對比,卻不會讓人覺得不適,反而形成互補的感覺,看了十分舒服。
 
酷看了出神,所有不滿在這一刻化為烏有,甚至有些溫暖。織是個特別的女孩,這點無法否認,織像是能把一切壞情緒吸收似的,總是沒辦法真的生她的氣。
明明第一次見面時印象是那麼差但現在卻總是能感受到她的溫暖,那次見面就像出了什麼事似的,兩人都反常的驚人,在那麼糟糕的對話後,現在還能像這樣玩在一起真是不可思議。
 
不知道什麼時候織已離開淺河站在酷的面前,拿出她的手帕擦拭酷臉上分不出是河水還是汗水的水珠。笑笑的說:「我好像玩過頭了呢!趕快擦乾才不會感冒。」
 
「啊。我自己來就好。」酷有點愣愣的接過手帕,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又把手怕還給織「手帕給了我你怎麼辦?」
 
「不用在意啊!」織敷衍的揮了揮手。又把手帕推回去。
 
「不可能不在意啊!而且我也有毛巾。」說著又推開織的手。
 
織不悅的鼓起臉,又走到河中央,坐在顆石頭上,腳還泡在水裡,踢著河水。用手帕擦拭著長髮上的水珠。
 
酷也脫下鞋,讓雙腳泡在河水裡,一邊用毛巾擦乾面上所有的水珠,一邊走進織,「妳……怎麼了?」通常遇到這種事織不可能這麼快就這麼快放棄,給她更多理由他才會心不甘情不願的收回手帕。今次有點不對勁、看起來很累的樣子……累?
 
「累了……」
 
「嗯?」仔細想想她從剛才就一直蹦蹦跳跳的當然會累了,但是跟在大太陽下練武的他比起來在涼爽的森林蹦蹦跳跳的應該還好吧!果然女孩子的體力比較差呢!
 
這樣想好像也不對,織從來沒有這樣就喊累過……
 
「累啊……」說著,冷不防的往酷身上跌去。
 
「啊?!喂!」
 
嘩啦!!
 
織突然跌下來酷一個沒站穩,兩人就跌近河裡,幸好這水不深……
 
「織!織!」織還壓在酷的腳上臉還泡在水裡,雙手也無力的泡在水裡。嚇的酷趕緊把她扶正。哪有人會在水裡睡著的啊?大力的搖了搖織,但她卻沒反應,向玩偶般任別人擺佈。酷一時手軟放開了織的肩膀,織又倒向他,受不暸突如其來重力的酷又再度躺在河裡,水花又在一次的濺起。瞬間酷才想起來,像剛剛那樣操控大量的水,依她現在的能力來說是很耗體力和精神力的……真是的,做事情之前都不會考慮後果……
 
酷只好自認倒楣把之背回家了,「很重啊……」酷蹣跚的將織半拖半背的送回家。幸好在路上遇到出來巡邏的蒼風和秋水才得以解脫。
 

 
翌日,織精神的像酷打招呼,這的舉動讓酷的頭更痛了,前一天練武練的那麼累,又被織弄得全身濕(雖然很舒服),最後還要送織回家(只到半路),再辛苦的走回自己的家(其實有一半是秋水背他走的)。
 
因此,今早讓他覺得睡眠不足、肌肉酸痛,說不定還有點發燒,看到織這樣精神原本僅存的那一點點擔心的心情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連生氣的力氣也沒了,只覺得自己飽受委屈,不知道昨天那麼辛苦是為了誰。
 
看著酷那麼累的樣子,織笑笑的把酷拉到大樹下,讓他倚著樹坐著。手帕沾些冰水,貼在酷的額頭上。「酷很累的樣子,要好好休息啊!」說著,作勢要酷躺在草地上。
 
「既然都要睡還是回家睡床比較好吧!」雖然這麼說,他還是乖乖的躺了下來。
 
織揮了揮手,「睡草地比較舒服啊!而且你好像也沒有走回去的體力了!真是的,明明沒那力氣還這麼亂來。」
 
「很想把這話奉還給你啊……」酷無力的閉上眼。
 
織笑笑的說著:「晚安,酷。」
 
微風徐徐吹來,「好舒服的風……」織也躺了下來,「謝謝。」

 
 
海的廢話:
人家說一起睡了一覺後就會出現奇妙的變化(不是吧!)
其實是不知道怎麼收尾orz
其實織也還沒恢復體力喔!只是不想有變化而已,我想最後就是睡到被各自的族人抱回家吧!基本上我是覺得如果他們沒出門一定也是在家裡睡一天=▽=
 
怪了?我怎麼記得我是打算在序章就讓他們滅族的?蒼風和秋水這兩位跑龍套的奇蹟的活過序章=口=?!
說是翻修,更像整個砍掉重練吧!因為很多想法變了(遠目)
原本是想翻修所以兒時沒名字這點沒改,但是打到最後還是不像單純的翻修,從我打算翻修開始,「鑰匙」就走進歷史了也說不定
海真的狠下心來砍掉它了啊O口Q
 
這次海是想用「傷」做主題。
酷和織(突然覺得這樣比較方便?!)被滅族的傷
酷背負仇恨的傷、不願被治癒的傷
織迷惘所受的傷、想治好酷的傷,自己卻在過程中受的傷
能夠被治癒的傷、無法治癒的傷
不管是哪個,不管能不能被治癒,曾經受傷的事實是不會變的
所以希望能讓受傷前過的快了些、受傷後不求能治癒,只要傷疤不再被揭開,傷口不在那樣痛人這樣就足夠了
 
以上
希望真的有辦法在文章中表達出來,如果不行的話,能打在這裡我就滿足了=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憐海 的頭像
憐海

憐海的部落格

憐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